大方廣寶篋經卷下

24

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

「爾時文殊師利童子,外道眾中漸次開示如是正法,令五百外道遠離塵垢得法眼淨,八千外道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爾時文殊師利童子所可化作五百徒眾,於文殊師利前五體投地作如是言:『南無佛陀!南無佛陀!』餘諸外道未信解者,見五百摩納作如是語,亦皆效彼五體投地而作是言:『南無佛陀!南無佛陀!』

「爾時釋提桓因以曼陀羅華各與諸人,而作是言:『汝可以此供養於佛。』爾時文殊師利童子與諸大眾,恭敬圍繞詣世尊所。到已頂禮佛足,却住一面。時諸大眾亦皆禮佛,却住一面。爾時尼乾外道弟子以曼陀羅華散供佛已,右繞三匝,於一面住。文殊師利所化摩納,以文殊師利力所持故,白言:『世尊!我等今來不為見佛。何以故?如來者名為法身。世尊!我等不為聽法。何以故?不可聽者名之為法。世尊!我等不為僧德。何以故?如來聖僧修無為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功德。何以故!是法界中無有功德,咸稱讚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修道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究竟道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得果。何以故?無葉華果名為解脫。世尊!我等不為知苦。何以故?離於二行名為解脫。世尊!我等不為斷集。何以故?諸法究竟無和合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證滅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畢竟滅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修道。何以故?離有無故。世尊!我等不修念處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離處非處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正斷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離善、不善、無記行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神足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無去來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於根。何以故?一切諸根是離義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於力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無力非力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於覺。何以故?第一義中無有覺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正道。何以故?無有去盡世間邊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修定。何以故?常寂定中無嬈(rǎo)動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修慧。何以故?出世間慧無餘雜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三明。何以故?彼此明處畢竟無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解脫。何以故?性法善繫(xì)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沙門。何以故?離結聚故名為沙門。世尊!我等不為婆羅門。何以故?斷諸形色名婆羅門。世尊!我等不為比丘。何以故?法性無壞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彼岸。何以故?六入常滅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少欲。何以故?乃至無有少許欲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知足。何以故?法無取故。世尊?我等不為寂靜。何以故?身心無失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知識。何以故?不與三界共住止故。世尊!我等不近親友。何以故?不見有二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阿練兒。何以故?三界諸行皆阿練兒故。世尊!我等不修無諍。何以故?獨一無侶名為無諍。世尊!我等不為乞食。何以故?我等永斷於食相故。世尊!我等不畏一切生死諸行。何以故?不見實故。世尊!我等不怖畏避貪瞋愚癡。何以故?無有妄想諸分別故。世尊?我等不勤斷結。何以故?一切煩惱其性如如,無染污故。世尊!我等不出我見。何以故?自身非身故。世尊!我等不淨諸見。何以故?諸煩惱性如如相故。世尊!我等不斷顛倒。何以故?常樂我淨性解脫故。世尊!我等不度諸流。何以故?不見此岸及彼岸故。世尊!我等不斷五蓋(ɡài)。何以故?是蓋解脫所貫穿故。世尊!我等不出諸纏。何以故?是真實際無纏相故。世尊?我等不為斷悔。何以故?不悔真諦名為沙門。世尊!我等不捨離疑。何以故?常信清淨解脫法故。世尊!我等不拔憂箭。何以故?為解脫信所貫穿故。世尊!我等不為涅槃。何以故?一切諸法究竟涅槃故。』

「說是法時,二百比丘不起諸漏心得解脫。是時眾中二百比丘,先得四禪住增上慢,謂最後身,輕慢他人,從坐起去,作如是言:『是所說法,與諸一切世間相違。我等本聞說隨順法,而今聞說非法、非毘尼、非導師說。』」

富樓那言:「我時即語文殊師利:『是二百比丘從坐起去,作如是言:「是所說法,與諸世間共相違反。」』文殊師利言:『大德富樓那!有因緣故,是所說法與世相違。何以故?富樓那!世間住著(zhuó)陰、界、諸入是諸人等,欲捨生死趣向涅槃,而不能知生死實性永不可得即是涅槃,不知是中無生死行、無至涅槃。忍是不知,言與生死世間相違。計有四諦者與是相違,第一義中無有是四,又無道無德。言相違者以住二故,若已住二便有相違。道平等故一切法等名為無二,若解無二則不相違。若計我者有增上慢,有增上慢則有相違。若不作上亦不作下,是平等中不作上下、無作無不作,若如是者名無增上慢,若無增上慢則無相違。如佛所說,我不與世諍世間與我諍。何以故?諍訟等事佛悉斷故。何等是名為諍訟本?所謂是實是不實、是正是邪。如佛說言,婆羅門所言實者。於汝意云何?為是虛妄非是實耶?正也邪也?若是俱無,汝以何事而得知也?』

「爾時文殊師利於二百比丘所去道前,化滿大火,令不能過。隨所趣方,皆見滿火而不能過,即以神力欲乘空去,上見鐵網而籠(lǒnɡ)遮之。時是比丘,上見鐵網、下見大火,不知方所驚怖毛竪,唯見趣向祇陀林道,以雜蓮華而莊嚴之,及見多眾趣向佛所欲聽受法,即便迴還至祇陀林迦利羅華園向世尊所,到已頂禮佛足却住一面。」

富樓那言:「我時即問彼諸比丘:『汝至何處?從何所來?』諸比丘言:『大德富樓那!我是羅漢,諸漏已盡,成就四禪具諸神通。我從文殊師利童子聞相違法,棄捨而去。見此佛土滿中大火而不能過,即以神力上昇虛空,復見鐵網籠(lǒnɡ)遮於上,下見大火。我等今欲問佛漏盡阿羅漢地。』時佛告我:『富樓那!若有大火能避大火,無有是處。富樓那!若墮見網能出鐵網,無有是處。富樓那!若墮愛水能過水界,無有是處。何以故?富樓那!是諸比丘有貪瞋癡火未斷滅,以是事故不能出火。富樓那!是諸比丘墮在見網,是故不能出於鐵網。富樓那!是諸比丘墮在愛水,能過大水無有是處。富樓那!而是火界、鐵網、水界,無有來處、去無所至,文殊師利力所持故見如是事。富樓那!貪欲瞋癡、諸見有愛如是諸法,無有來處去無所至,從於顛倒妄想分別欲貪自他,由是故生,死生無我無有所屬。若無亂心起正修行,於一靜處莊嚴修禪,若得禪已不起憍慢不住不著,定心所作觀察諸法,何法是因?何法是緣?如是觀察如實而見,所謂無明緣行乃至憂悲大苦聚集,是名墮邪。如是無明滅則行滅乃至憂悲大苦聚滅,是名正見。是無為正位,無有過去無明可滅,無未來現在無明可滅,但不正思念便起無明。若無明滅,不正思惟更不復起;若是不正思惟滅者無明亦滅。無明若滅名畢竟滅,是故無明滅則諸行滅。若正思惟如實觀知,是四大身癡無所知,如草木瓦礫(lì)、如影如焰,如我所說,是身如是、是心如是、是意如是、是識如是。是心無形色,不可抱持,猶之如幻不可言說,非外非內非兩中間而可得之。若有比丘如是成就正思惟者,知一切法本來不生,若法不生即第一義。』說是法時,是二百比丘不受諸法,諸漏永盡心得解脫。」

爾時薩遮尼乾陀子失諸徒眾,愁憂不悅來趣舍衛,至祇陀林給孤窮精舍迦利羅園佛世尊所,共相問訊却住一面,白言:「瞿曇!我數數聞沙門瞿曇以幻術力奪(duó)他徒眾,今乃親見。令文殊師利破我徒眾,將至佛所受行邪法,不來我所、不受我教,聽(tīnɡ)用在意。」

是時有一出家外道名曰勝志,在會而坐。是勝志外道以親厚意語薩遮言:「止止尼乾!勿於世尊及比丘僧、文殊師利所生不敬心,莫長夜失利受苦,不樂墮在惡道。薩遮尼乾!聽我說喻以明斯義。譬如有人愚癡無智欲求索酥,持瓶往趣恒河取水,至於異處以鑽(zuàn)鑽(zuān)之,甚大疲苦了不見酥。如是尼乾!汝諸外道,欲修斷結受戒炙(zhì)身,威儀法用悉皆是邪,無所能斷;猶如彼取恒河水人。復於世尊調伏法中而起瞋恚,當墮地獄畜生餓鬼。」又言:「尼乾!復有一人生便聰慧,欲求蘇時,取純好乳盛著器中,以鑽鑽之,用功甚少大得生酥,從於生酥轉得熟酥,復因熟酥轉得醍(tí)醐(hú)。如是尼乾!佛正法中在家出家,具足淨信多有解向,勤修勝進速得解脫。如彼智人為得酥故,以乳置器。又復尼乾!如有二人,其一人者破彼一人百千瓦器,以好寶器而用償之。尼乾!於意云何?是人為損彼人不也?」

尼乾答言:「不也。勝志!

「如是尼乾!外道弟子如彼瓦器,破已便入如來法中,如得寶器增而無損。又復尼乾!如有商主愚無方便,將諸人眾至於非道。復有商主有大智慧,愍是諸人安置正路。如是尼乾!汝等如彼自稱為師,是不知道者、不善道者、不見道者、不能說道,是故汝等引導眾生趣於非道。今者世尊為大商主,知導善道、見道說道,導諸外道安置正路。尼乾!汝之徒眾悉在於此,汝可將去。」是時餘有萬二千人,還從薩遮服道而去。其餘住者已逮得明,佛即告言:「善來比丘。」皆成沙門。

爾時佛告勝志外道:「汝今見此萬二千人隨從薩遮去者不也?」

「見已。世尊!」

佛言:「勝志!是等諸人悉當至彼彌勒佛所初會數中。何以故?是等由聞如是深法及供養我。而是薩遮亦彌勒佛所智慧第一,如今我所舍利弗也。何以故?我知是人於我信解,以我慢故不捨是見。」

爾時勝志語文殊師利:「後末世中多有比丘起增上慢?」

文殊師利言:「善男子!後末世中法欲滅時,增上慢者甚為難得。何以故?不能修行得四禪故,得四禪已起增上慢。後末世中法欲滅時,諸比丘等不能住心,況得四禪?是故善男子!後末世時增上慢者甚為難得。又善男子!增上慢者凡有二種。何等二?一者信見,二者禪慢。起禪慢者,為於利養及名稱故起增上慢。是信見者,起增上慢謗佛正法。是增上慢者,當墮地獄,畜生,餓鬼。」

勝志問言:「文殊師利!欲知他心是增上慢,當云何知?」

文殊師利言:「凡夫人者欲得涅槃,實非羅漢。若聞是說驚畏恐怖,當知此是凡夫之人增上慢也,非是如來實阿羅漢。若從他聞驚畏恐怖,當知是人即是凡夫,是增上慢非是羅漢,是猶能淨報所施恩,然非羅漢。若無一切結使煩惱,彼無所依,是世福田;若有一切結使煩惱,則有所依,非世福田。若在是中,當知是人為增上慢。一切諸法攝入涅槃,若於是中分別觀察,當知是人為增上慢。一切諸法不應知不應斷,不應證不應修。不知此實,當知是人名增上慢。」

勝志問言:「文殊師利!無增上慢者有何印相?」

文殊師利言:「不違無滅,是無增上慢之印相。何以故?無有音聲能令其人生驚怖畏,如師子王,一切音聲不能令其驚畏恐怖。無增上慢比丘亦爾,聞諸音聲不生恐怖。何以故?彼知音聲猶如響故,如彼響聲無心意識而有音聲。如是如實知心意識,一切音聲皆從緣起無有真實。如是知已,不知何法定名為聲。若聞佛聲而不貪愛,聞外道聲復不呵毀,聞善淨法心不貪愛,聞垢污法而不呵毀,善知一切所有音聲前後際故。如是印相無增上慢,無高下印、如實印、正見道印、入一道印、入法界平等印、如不懷印、不違如印、住實際印、第一義空印、三世等印、初無生印、觀正法性印,如是等印印一切法。如是比丘名為無諍,聞已無疑,不驚不畏不恐不怖,不得於我不得於法,一切平等。」

爾時勝志外道白言:「世尊!我今從是善知識所,聞是真道大乘功德。世尊!我今從是文殊師利聞說是法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善哉世尊!唯願如來如應說法,令我聞已速疾修集助菩提法,逮得無上正真之道,廣為一切無量阿僧祇諸眾生故。」

佛告勝志:「菩薩有二法,速得明達具足大乘。何等二?所謂精進及不放逸。是中精進,謂如法得財一切悉捨;不放逸者,施不望報,皆以迴向於一切智。又精進者,正斷一切惡不善法,成滿具足一切善法;不放逸者,謂堅持淨戒不為後生,悉以迴向於無上道。又精進者,不惜身命修行忍辱;不放逸者,於諸眾生無侵害心。又精進者,進諸善法無有厭惓;不放逸者,進諸善根向無上道。又精進者,於諸禪支心無疲惓;不放逸者,於諸禪支不貪味著。又精進者,進諸多聞無有厭足;不放逸者,正念修行聖智聖慧。又精進者,不捨四攝;不放逸者,起化眾生。又精進者,身心堅住;不放逸者,不得身心捨離著法。又精進者,慈心等緣一切眾生;不放逸者,不得所緣眾生慈法。又精進者,教他眾生發一切智心;不放逸者,觀一切法皆悉如幻,而不捨離一切智心。又精進者,發起三昧;不放逸者,將護不令墮於漏盡。又精進者,如救頭然修集聖諦;不放逸者,不隨證滅。又精進者,為滿諸相集善無惓;不放逸者,觀於法身。又精進者,修淨佛土;不放逸者,淨眾生界。又精進者,集三十七助菩提法;不放逸者,安住寂靜解脫之法。勝志當知!菩薩所有善方便業,皆由精進而得成辦;菩薩所有一切智業,因不放逸而得成就。是故說言,菩薩成就智慧方便,不畏退轉無上正道。」

說是法時,勝志外道得無生法忍,心淨喜悅,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,大光普照。諸天伎樂不鼓自鳴,天雨眾華。

爾時世尊知勝志心而便微笑——諸佛常法,若微笑時,若干百千雜色光炎從面門出,普照無量無邊世界,上過梵世,障日月光、隱蔽魔宮,還右繞身百千匝已從頂上入。

爾時大德阿難承佛神力,從坐而起,正於衣服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向佛合掌,而說偈言:

「智慧福力華,  圓光導世間,
三十二相華,  雜好以自嚴。
行如象師子,  精進力勇出,
世尊何故笑?  願導師演說。
其言如雷音,  佛音師子吼,
迦陵頻伽音,  柔軟梵音聲,
三千世界聲,  諸天及與人,
欲比佛音聲,  算數不能及。
聲聞及緣覺,  并及諸菩薩,
智無與佛等,  不知一切智。
牟尼智力說,  為於何事笑?
人天龍修羅,  聞疾得菩提。
心得離二邊,  亦不執於中,
一切無執著,  等同如虛空。
一切無能數,  過一切世上,
我問等空智,  以何因緣笑?
青綠金色光,  紅紫赤白色,
從面門出炎,  如恒河沙等,
普照無量界,  廣遠如虛空,
滅惡道得樂,  導師光觸故。
若放膝光明,  是授聲聞記,
若手放光明,  是記辟支佛。
佛定記大乘,  一切智慧道,
光利眾生已,  還入無垢頂。
善哉人中天,  三界所供仙,
願如實敷演,  導師一向說。
斷疑悅大眾,  以何因緣笑?
千萬億眾生,  聞已心歡悅。」

如是請已,佛告阿難:「汝今見是勝志善男子不?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,得無生忍,合掌禮我,百千諸天而供養之。」

阿難白言:「見已。世尊!」

佛言:「阿難!是勝志善男子,曾於七十二億佛所種諸善根行菩薩道,修集無上正真之道。爾時常作大轉輪王,恭敬供養是諸如來,尊重讚歎,常修梵行,悉皆護持是諸佛法。阿難!是勝志善男子從今已往,當值無量無數諸佛,恭敬供養尊重讚歎,常修梵行,令無量阿僧祇眾生住菩提道。過是無量阿僧祇劫集菩提道已,當得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,號智光王如來、應供、正遍覺乃至佛、世尊,出現於世。國名嬉見,劫名一寶嚴(yán)。阿難!是嬉見土所受用物,猶如他化自在天中。彼國眾生不漏色聲香味觸法,無諸惡色,彼諸眾生互相恭敬歡喜悅樂,是諸眾生皆悉往見智光王佛,乃至夢中亦常見佛不離念佛,是故彼土名曰嬉見。於是劫中,唯一如來施作佛事,佛及眾生壽等一劫,是故彼劫名一寶嚴。阿難!是智光王佛,純菩薩僧九十二億,皆是初會得不退轉。是智光王如來欲涅槃時,先當授彼師子進去菩薩記,當得作佛,號師子相如來、應供、正遍覺乃至佛、世尊,壽十中劫然後涅槃,當有無量無邊菩薩僧。佛涅槃時,以全身舍利起一寶塔,縱廣六十由旬、高八十由旬,眾寶嚴飾,無量眾生而供養之。」

爾時勝志菩薩從空來下,頂禮佛足,右繞七匝,向佛歎說不壞法界偈:

「色界及法界,  眾生界同等,
是界等智界,  今授我記已。
受界煩惱界,  與空界同等,
諸法同是界,  今我同此來。
法界及欲界,  及與於三界,
等同如虛空,  我記同於是。
生死界涅槃,  等住如法界,
是界及水界,  地界風火界,
陰入及與界,  眼界眼識界,
意界及法界,  是境界同等。
不授我陰記,  不授界入記,
不授名色記,  不授內外記,
以音聲故知。  導師受我記,
音聲是寂靜,  佛無有心意,
作心而授記,  我亦無有識,
得受於道記,  如我佛亦然,
如佛我亦然,  諸眾生亦爾,
授記受記爾。  受記是真實,
如如悉捨離,  不壞於法界,
安住真實際。  我禮等正覺,
同入一切法,  如虛空無作,
學知方便故。」

爾時勝志菩薩偈讚佛已,頂禮佛足,右繞七匝,却坐一面。

爾時佛告阿難:「汝受持是經,讀誦書寫,於大眾中廣為人說。」

阿難白言:「我已受持。世尊!此經何名?當云何奉持之?」

佛告阿難:「是經名為『文殊師利神通所持』,亦名『滅除一切諸魔外道音聲』,亦名『採寶』,亦名『寶篋(qiè)』,如是受持。」

說是經已,文殊師利童子、勝志菩薩等,及大聲聞大德阿難,及諸大眾,天、龍、夜叉、諸天及人、乾闥婆等,聞佛所說,皆大歡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