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大乘入諸佛境界智光明莊嚴經卷第二

14

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傳梵大師賜紫沙門

臣法護等奉 詔譯

「復次,妙吉祥!譬如炎夏向殘雨際、初月時景方來,以諸眾生宿業報故,此大地中,一切種子,禾稼、藥草、樹林而悉成長。時虛空中,大風吹擊、大水流注。是時,大地而悉滋養。閻浮提中一切人眾,見是相已、咸生歡喜,其心適悅,想此世間有大雲起。妙吉祥!而此空中有大水蘊流注大地,是時,閻浮提中一切人眾,即作是念:『今此大地,大水流注,豈非此中有大雲起?』作是念已,咸發是言:『奇哉!大雲降注,大水充滿大地!』妙吉祥!而彼大水非雲所有、非雲施設,但以大風吹擊,故有大水充滿大地。即彼水蘊,以其眾生宿業報力,隨時隱沒,風所攝持、風所破散,如雲注水。妙吉祥!但由眾生宿業報故,乃於空中大水流注,非雲所有、非雲施設,雲無所生、非從心入,離於來去。彼善根成熟諸菩薩摩訶薩及聲聞緣覺諸異生等亦復如是,謂由彼等隨智所樂,積集勝行種善根故,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出現世間,為諸眾生示涅槃道對現無礙,如來處於天人眾中,諸有所說名字建立悉無別異。妙吉祥!應知如來於天人眾中所出音聲,而無其實都無所有。妙吉祥!如來無相離諸相故,無方處不離方處,無實所成、無生無滅,如來為諸天人世間,隨宜對現廣說正法悉充足已,而彼新發意菩薩及諸愚夫異生,以宿善業報樂涅槃法而化度者,不見如來有所對現,皆謂如來入大涅槃。妙吉祥!如來若生若滅、悉無所有,以佛如來不生滅故。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本來寂靜,如來無實;如其大水,所緣無實、雲亦無實,無生無滅、雲無實故,乃於世間假施設有。如來諸有說法所緣,亦復如是,而無其實、不生不滅本來如是。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,於是無生法中,為諸世間假名安立。

「妙吉祥!又如大梵天王勝中最勝,於十三千大千世界百三千大千世界中而得自在,日日觀察一切天眾,下至四大王天乃為邊際。以其大梵天王遍於諸天常觀察故,彼彼一切諸天子眾,各各天中五欲娛樂,彼娛樂已鼓吹歌音,復止息已捨諸樂事,各各合掌尊重恭敬,瞻仰梵王目不暫捨,諸天子眾各各願求大梵王出現世間成熟善根。是時,大梵天王於須臾頃即為出現。若此大梵天王天報滅時,別有大梵天王安立宮殿,若十若百三千大千世界之中,以宿願力故而得自在;彼諸天子亦以宿世善根成熟故,感彼大梵天王日日觀察一切天眾,乃至大梵天王於須臾頃即為出現。妙吉祥!彼大梵天王都無所有、無處所,無動轉、悉空無實,無文字、無音聲,無說、無性、無思、無相,離心意識、無生、無滅,為彼諸天子眾隨宜對現,以其大梵天王宿世善根願力所建立故,諸天子眾宿世善根亦成熟故。然彼諸天子眾,亦不作是念:『今此大梵天王諸所化現於空自在,無有實、無文字,無音聲、無說,無性、無相狀,非思惟、離心意識,無生、無滅。』

「妙吉祥!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亦復如是,於空自在,無有實、無文字,無音聲、無說,無性、無相狀,非思惟、離心意識,無生、無滅。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,但以宿昔菩薩行願力等所建立故,又以彼諸新發意菩薩及一切聲聞緣覺、諸愚夫異生等宿昔善根成熟建立故,如來乃以百千種相而為莊嚴出現世間,皆如影像,無處所、無動轉,亦無新發意菩薩、無一切聲聞緣覺愚夫異生,亦無如來於空自在,無有實、無文字,無音聲、無說,無性、無相狀,非思惟、離心意識,無生、無滅。妙吉祥!以諸法空故,如來身相乃有百千種相而為莊嚴,現起如來諸威儀道、設諸法用,隨諸眾生種種信解說廣大法,其所說法令諸眾生一切嬈亂隨煩惱等皆得寂止。如來平等,於一切處住平等捨,離諸疑惑亦無差別。妙吉祥!以是緣故,當知不生、不滅,皆是如來方便增語。」

爾時,世尊說伽陀曰:

「如來無生法本常,  一切法與善逝等,
有所執相乃愚癡,  無實法於世間轉。
如來所成如影像,  一切善法皆無漏,
一切皆遍佛真如,  三種影像世間現。

「復次,妙吉祥!如日光明行閻浮提,從東方出,先照須彌山王,次照鐵圍山、大鐵圍山,次照餘諸大山,次照黑山,次照一切高顯地方,次照一切此閻浮提低下地方,然彼日光悉無分別、不離分別,非思惟、非不思惟,離心意識。又日光明無生、無滅,無諸相狀,以離相故復無作意,離作意故無諸戲論,離戲論故無諸損惱,離損惱故,非此非彼、非高非下、非縛非解、非有智非無智、非有煩惱非離煩惱、非真實語非虛妄語、非此岸非彼岸、非平非不平、非水非陸(lù)、非尋伺非離尋伺、非色非非色。

「妙吉祥!為由大地有高下中容故,光明照亦下中上影像差別。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亦復如是,無生、無滅,無諸相狀,以離相故復無作意,離作意故無諸戲論,離戲論故無諸損惱,離損惱故,非此非彼、非高非下、非縛非解、非有智非無智、非有煩惱非離煩惱、非真實語非虛妄語、非此岸非彼岸、非平非不平、非水非陸、非一切智非非一切智、非尋伺非離尋伺、非積集非不積集、非有念非無念、非思惟非離思惟、非意生非非意生、非名非非名、非色非非色、非說非非說、非表了非無表了、非見非無見、非眼境非非眼境、非開導非不開導、非得果非不得果、非分別非不分別、非離分別非不離分別。

「妙吉祥!如來日輪光明,於三界中普遍照曜,所照亦無中邊障礙。如來所放智日光明,先照菩薩深固大山,次照住緣覺乘諸眾生等,次照住聲聞乘諸眾生等,次照善根深固信解眾生,次照著邊執者及邪定聚眾生。如來所放智日光明,但為成熟長養諸眾生故、出生未來因故、增長善法語故。如來平等,於一切處住平等捨,離諸疑惑亦無差別。妙吉祥!如來智日光明不作是念:『此眾生類具大信解,我當為說廣大之法。此眾生類不為說法、亦不分別。此類眾生具菩薩信解,此類眾生具緣覺信解,此類眾生具聲聞信解,此類眾生有善意樂,此類眾生下劣邪意。』又復不作如是思惟:『此大信解眾生,我當為說菩薩之法。此中信解眾生,我當為說緣覺之法。此下信解眾生,我當為說聲聞之法。此善意樂及正見眾生,我當為彼清淨意樂。乃至住邪定聚諸眾生等,隨其所樂當為說法。』如來智日光明不生如是種種分別。何以故?如來智日光明,照破一切分別遍計及分別所起。妙吉祥!當知為諸眾生種種意樂有差別故,如來智日光明所照亦復差別。

「復次,妙吉祥!又如大海之中,有能圓滿一切意樂大摩尼寶,置高幢上,隨諸眾生所有意樂,自然有聲令其知覺隨意皆得。然彼大摩尼寶,都無分別不離分別、非心非離心、非思惟非不思惟、離心意識。妙吉祥!如來亦復如是,無分別不離分別、非心非離心、非思惟非不思惟、離心意識,無能取無所取、無當得無已得、無差別諦,無貪、無瞋、無癡,無實無虛、非常非無常、無光明非無光明、非世間非非世間、無尋無伺、無生無滅、非思惟非離思惟、無自性無自性空、無出無入、無性可取,無言說,言說斷故;無喜愛無離喜愛,喜愛斷故;無數量,離數量故;無趣類無趣類所向,諸趣斷故。一切所行而悉斷故,無見、無觀、無所取,非容受非不容受、非和合非不和合,無分別、無計度,無障礙、無表示,非染非淨,無名、無色相,無業、無業報,無過去、無未來、無現在,無少法可得,無文字、無音聲,離諸音聲故,無相狀離諸相故,非內非外亦非中間而有所得。妙吉祥!如來智寶深心清淨,安置大悲最上勝幢,隨諸眾生意樂信解,出妙音聲隨宜說法,令諸眾生咸得解了。如來平等,於一切處住平等捨,離諸疑惑亦無差別。

「復次,妙吉祥!如響應聲,隨彼響聲眾生知覺,是聲無實,非過去、非未來、非現在,非內非外亦非中間而有所得,無生無滅、非斷非常,非有智非無智、非有慧非無慧、非明非非明、非解脫非不解脫、非有罪非無罪、非念非無念、非有住非無住、非坐非不坐,非地界非水火風界,非有為非無為、非戲論非離戲論、非有造作非無造作、非見非無見。無文字無音聲,超越音聲故;非稱量,出過稱量故;無相狀,離諸相故。非寂靜非不寂靜、非長非短、非思非無思、非狀貌非無狀貌、非世間非非世間,諸見自性空,無念、無作意、無尋、無伺,離心意識,一切處平等,離諸分別出過三世。

「妙吉祥!如來所出種種音聲,皆如響應,但隨一切眾生種種意樂,乃出音聲隨宜施設,令諸眾生皆得解了;如來亦然,非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非內非外亦非中間而有所得,不生、不滅、不斷、不常,非有智非無智、非有慧非無慧、非明非非明、非解脫非不解脫、非有罪非無罪、非念非無念、非有住非無住、非坐非不坐,非地界非水火風界,非有為非無為、非戲論非離戲論、非見非無見。無文字無音聲,超越音聲故;非稱量,出過稱量故;無相狀,離諸相故。非寂靜非不寂靜、非長非短、非思非無思、非狀貌非無狀貌、非世間非非世間,諸見自性空,無念、無作意,無尋、無伺,離心意識,一切處平等,離諸分別出過三世。

「妙吉祥!如來隨諸眾生種種信解,種種意樂,出妙音聲隨宜說法,令諸眾生咸得解了。譬如世間依止於地,由地安立,一切樹林、藥草悉得生成廣多增長,然彼大地都無分別不離分別,一切處平等,無差別分別,離心意識。一切眾生亦復如是,依止如來,皆由如來之所安立,一切善根悉得生成廣多增長,所謂聲聞乘、緣覺乘、菩薩乘,及餘外道、梵志、尼乾陀等,一切邪外總(zǒnɡ)略,乃至邪定聚眾生,彼彼所有善根,皆悉依止如來安立,悉得生成廣多增長。然佛如來都無分別不離分別,一切分別非分別所緣作意皆悉斷故。

「妙吉祥!如來、應供、正等正覺,離心意識,無尋伺、無觀示,無思惟、無作意,於一切處住平等捨悉無差別。譬如虛空,於一切處,無高無下亦無差別、無生無滅,非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無色相、無戲論,無表示、無繫(xì)著、無稱量、無比喻,無安立、無所取,超眼境界離心意識,乃至超越諸語言道,於一切處悉無所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