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思童子經卷上

15

隋天竺三藏闍那崛多譯

如是我聞:

一時婆伽婆住毘耶離城,在菴(ān)婆羅波梨園內,與諸聲聞、八千比丘、一萬菩薩,如是大眾一切悉皆變化形服作諸天身。爾時,世尊於晨朝時著衣持鉢,將此化眾前後圍遶,入毘耶離大城之中次第乞食,漸漸行至毘摩羅詰(jié)離車之家。當於是時,毘摩羅詰離車家內,有一童子名曰善思。是時善思在於自家重閣之上嬭(nǎi)母抱持,時彼童子手中秉執一莖蓮華翫(wán)弄嬉戲,而彼童子以其宿植眾善所熏,又佛世尊神通力故,令此童子忽然以偈白其嬭母,作如是言:

「今有響微妙,  翳諸音樂聲;
願嬭(nǎi)放我身,捨置於樓上。
而此光明照,  決是大丈夫;
右足跨於閫(kǔn),欲入此城門。
微妙令意喜,  諸鳥鳴喚聲;
我耳未曾聞,  諸鳥如是唱。
決定是調御,  為利益世間;
右足跨於閫(kǔn),欲入此城門。
如服諸瓔珞,  遍體震鳴聲;
其響妙鏗鏘,  聞者皆歡喜。
決定千輪足,  威神莊嚴身;
右足跨於閫(kǔn),欲入此城門。
猶彼大地震,  亦如打銅鍾;
諸如是等聲,  無有不聞者。
決定彼人日,  大聖之身光;
欲入此大城,  令眾生無畏。
如諸林樹木,  種種華莊嚴;
各聞微妙音,  眾生隨所樂。
決定善安住,  與願大龍王;
右足跨於閫(kǔn),欲入此城門。
如虛空光照,  大地普皆明;
日彩曀(yì)不彰,此世尊金色。
決定喜觀察,  大威放焰光;
右足跨於閫,  欲入此城門。
阿嬭(nǎi)今觀此,天眾在虛空;
歡喜歌嘯聲,  弄諸衣服等。
決定利益世,  最勝諸眾生;
右足跨於閫,  欲入此城門。
今此大城內,  相向起慈心;
各各共喜歡,  如父母愛子。
決定大福聚,  眾德莊嚴身;
右足跨於閫,  欲入此城門。
又男夫婦女,  將種種香花;
滿掬四面飄,  心生大歡喜。
決定大自在,  福德華莊嚴;
右足跨於閫,  欲入此城門。
天人華所散,  悉遍滿虛空;
處處雨眾香,  微妙甚可憙(xǐ)。
決定世善逝,  大福慧入城;
為利益眾生,  所以今來到。」

爾時,善思懷抱嬭(nǎi)母,聞其童子自口所說如此偈已,心生恐怖身毛悉竪,支節戰掉不能自持。安彼童子於樓閣上,置已即作如是思惟:「此子何也?為天、為龍、為是夜叉、為是羅剎、為鳩槃茶、為毘舍遮、為緊陀羅、或復為是摩睺羅伽?如此之言非是世間嬰孩所說。」時彼嬭母即一定住不敢動移,亦不起行不敢大語,細喘低頭默然察聽。

爾時,世尊漸漸行近善思離車童子之家,入彼街巷至於其家門前止住。而是善思離車童子,遙見世尊在於閣下,見已即便從高樓上投身向佛。是時善思離車童子,以佛神力在於空中嶷(nì)然而住,即以偈頌而白佛言:

「世尊住智中,  最勝者住此;
利諸眾生故,  願受我蓮花。」

爾時,世尊即還以偈報於善思離車童子,作如是言:

「我所住實際,  非眾生境界;
彼際無所有,  是際如實相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是語已,離車童子復更以偈而白佛言:

「世尊云何住,  於此真實際?
此際既無有,  無有何所住?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說是語已,佛復以偈而更報言:

「如際實際者,  彼際是如來;
如彼實際住,  我住彼亦然。
如實際諸佛,  其體一無殊;
如彼真實際,  我作如是住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是語已,善思童子復更以偈重白佛言:

「非際際非際,  此際有何相?
作何等方便,  得名為實相?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說是語已,佛復以偈而更報言:

「不可執際際,  故言為實際;
彼際如虛空,  虛空亦無相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是語已,善思童子還更以偈白於佛言:

「希有真實處,  住處最上住;
願眾生住此,  如諸佛所住。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說此偈已,一心合掌而白佛言:「惟願世尊,慈愍我故受此蓮華。」

爾時世尊為欲憐愍善思離車孩童子故受彼蓮華。佛受華已,是時善思離車童子,歡喜踊躍發是願言:「藉(jiè)此善根,我於來世,若當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,如今世尊,為於一切眾生說法。然其法中,諸凡夫法及阿羅漢,一切聖法皆不可得。」

爾時,長老舍利弗同在集會聞是語已,於大眾中即問善思離車童子作如是言:「離車童子!汝向所言,我當證彼如是法已,為諸眾生說於彼法。云何說法?彼法云何?」

爾時善思離車童子,即以偈答舍利弗言:

「彼法無有佛,  及諸聲聞得;
我當證是法,  為諸眾生說。
彼法無處所,  亦復無去來;
智者如是知,  法之本體性。
過去一切佛,  現在無上尊,
無不如是知,  入無餘寂滅。
彼中無法界,  眾生界亦無;
如是之邊際,  世間無入者。
法界惟名字,  字從分別生;
分別無分別,  究竟不可得。」

爾時,長老富婁那彌多羅尼子,即於眾中還以偈問善思童子,作如是言:

「童子汝云何,  能學解此法?
甚深無譬喻,  諸智者所迷。
汝今身未行,  已作如是辯,
能對最第一,  智慧大聲聞。
汝體如真金,  遍皆巧知解;
顯赫此城巷,  如月處虛空。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即還以偈,答於長老富婁那彌多羅尼子,作如是言:

「尊者今言生,  此生無有處;
諸法無生故,  當生此是何?
諸法既無生,  何者名真體?
此我說本性,  一切諸法無。
法及法本性,  二俱不可得;
二既不可得,  此法諸佛說。
是名最上輪,  鹿苑中前轉;
虛空搦(nuò)拳已,令覺多聲聞。
唯鳴於法聲,  眾生多誑惑;
乘方便及智,  當說如真實。
言生及死者,  是名凡夫境;
此之顛倒見,  富婁那未盡。
生死及彼此,  世間人言語;
無言語法中,  假以語言說。」

爾時,長老富婁那彌多羅尼子,聞此偈已歡喜稱讚,即便白佛作如是言:「希有,婆伽婆!希有,修伽陀!此之善思離車童子,乃有如是甚深智慧難可度量。」

是時佛告富婁那言:「如是,如是!汝富婁那如汝所說。」

爾時,世尊問於善思離車童子作如是言:「善思童子!汝今欲為何誰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?」

是時善思離車童子,即以偈頌而答佛言:

「佛最勝世尊,  知而故問我;
欲為誰著鎧?  今當真實宣。
我無所為人,  亦無著鎧者;
甚深上法中,  無受化眾生。
眾生非眾生,  一切皆無有;
此處不迷惑,  彼名為世尊。
如是生解法,  如實際常處;
非一非無異,  此甚深最上。
我當令覺眾,  彼眾生亦無;
眾生體既無,  彼中何有智?
智慧及眾生,  性畢竟非有;
若能如是解,  彼名世智人。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說是偈已而白佛言:「大聖世尊!我若當來自覺了知如是法已,為諸眾生作如是說。」

是時長老阿難比丘,於大眾中即從座起而白佛言:「世尊!希有,婆伽婆!希有,修伽陀!此之善思離車童子乃能如是宣說甚深微妙法句、不染著句、無倚著句。此深法中,天、人、世間恐怖迷沒。世尊!如是實性甚深法中誰不欲行?惟有昔於甚深法中有因緣者乃能生信。」爾時阿難欲重宣此義,而說偈言:

「猶如聚真金,  遙觀妙顯赫;
此善思童子,  處在大眾中。
譬如須彌山,  安住於海內;
如是善說法,  彌覆此世間。
無有及非無,  善思童子說;
如是彼實際,  實際亦空無。
汝今說此時,  不曾生恐怖;
善思汝如是,  我云何得知?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聞是語已,即還以偈報阿難言:

「我已誓捨身,  著此無為鎧;
無望故求道,  多聞如是知。
為五欲所迷,  墮於可畏獄;
今見無上尊,  我云何不喜?
世尊大慈愍,  化度諸眾生;
我身不墜傷,  今在佛前住。
虛空及我體,  此二悉是無;
身及空既無,  云何當畏壞?
佛身及空體,  真實不可分;
能有此忍心,  彼中無怖畏。
虛空及大地,  真如中悉無;
我今真實知,  是故無恐怖。
虛空遍大地,  畢竟不可得;
無真無生故,  真實無驚畏。
虛空無有高,  下處亦無有;
如是法知者,  彼無虛可驚。」

爾時,善思離車童子說是偈已,佛即問言:「善思童子!汝不畏耶?」

是時善思即答佛言:「善哉世尊!我實無畏。」

佛復更問善思童子:「汝不恐耶?」

善思答言:「善哉,世尊!我實無恐。」

佛復問言:「善思童子!汝不怖耶?」

善思答言:「善哉,世尊!我實不怖。」

爾時,世尊讚善思言:「善哉,善哉!善思離車!真實善哉!汝今乃能如是不畏、不恐、不怖。」佛因此事,即為善思而說偈言:

「有有故怖生,  彼有不可得;
能定此忍者,  彼即近菩提。
取相言眾生,  而眾生無有;
能如是了達,  彼即住真乘。
菩提無得人,  不得得不得;
離此得不得,  恐怖心則無。
若能如是知,  有無皆不住;
善思汝當識,  此路趣菩提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此偈已,復告善思作如是言:「善思童子!是故菩薩摩訶薩等,若欲速疾安樂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,當應須念常相、樂相、我相、淨相,及眾生相,壽命、養育、福伽羅相,此相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真正直路。善思童子!我於往昔發心行於菩薩行時,常念此路,以是義故,我乘此路得至菩提;然其此路無有一法而可得者,此即是我無上菩提。」

爾時,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:

「我雖說常相,  其常非是有;
既知無有常,  即無有諍競。
有著樂相者,  樂亦無真實;
此是顛倒見,  分別福伽羅。
若知諸法真,  各各無集處;
彼等不作相,  命及福伽羅。
路非是菩提,  非路亦復爾;
我說此本性,  諸法無處所。
本性及眾物,  智者不分別;
善思汝當知!  此路向菩提。
若著如是路,  彼佛非行道;
若著有相者,  彼不知諸法,
亦不能乘乘,  諸佛所憐愍,
無有人能行,  此寂甚深處。
一切處無物,  彼物不可物;
既無有物故,  彼樂無處生。
諸樂及諸苦,  此路如虛空;
能得如是覺,  彼心得解脫。
我雖說我相,  此法亦無有;
既無有我所,  亦復無有智。
既無有智知,  此即智境界;
壽命分別有,  其相畢竟空。
無有言知者,  小智即迷惑;
我相及壽命,  本性非是有。
本性及諸物,  此愚癡境界;
彼等不能近,  不思議佛乘。
不聞深經典,  復不讀誦持;
此經典不說,  無有諸法相。
我不得諸法,  說處亦復無;
我昔坐道場,  無一智可證。
此智我如是,  菩提不可得;
菩提及道場,  此二無證者。
凡夫輩分別,  諸佛說諸法;
此是假名字,  諸佛甚深處。
甚深及諸佛,  此是魔境界;
不聞此經典,  佛世尊所說。
彼等不知味,  諸法利益處;
菩薩行苦行,  其行無知故。
言佛及菩提,  此二不可見;
如是思惟已,  妄言諸佛說。
稱有諸境界,  倚之而生著;
既有染著處,  彼等不見我。
若有諸眾生,  成就甚深智;
彼等大唱說,  諸佛不思議。
是故汝善思!  欲知甚深法,
精勤當用心,  即知法真實。
彼法實無礙,  故名為甚深;
如是說之時,  名為不可得。
眾生顛倒見,  此非彼境界;
非以禪定求,  可知真實義。
三昧非三昧,  空中不可得;
此非智境界,  無智亦復然。
雖令覺彼際,  亦非智境界;
此法從緣有,  甚深即能入。
若有樂寂靜,  則無有彼此;
若心能信樂,  正說此經處。
彼非一佛邊,  昔種諸善根;
於多諸佛所,  乃能受持此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此偈已,復告善思離車童子作如是言:「善思童子!以是義故,諸大菩薩摩訶薩等,一切應當著如是鎧。於世間中所有恐怖驚畏之處,應於彼中不生驚、畏、恐、怖之意。發於此心如是著鎧。」

是時善思即白佛言:「大聖世尊!我信如是,而世間中所不信處。」

爾時,世尊復告善思童子:「有諸菩薩摩訶薩等行於甚深,有如是相、有如是瑞、有如是形。彼等一切諸善丈夫,觀於世間無有諸法可優劣者。既見一切諸法平等無有優劣,如是知已而心不畏、不怖、不驚。

「斷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不斷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怖。

「有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無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聚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散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和合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不和合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嫌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不嫌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思念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不思念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造作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不造作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境界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非境界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歡喜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非歡喜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世諦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非世諦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寂靜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非寂靜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解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不解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持戒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破戒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明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無明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有名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驚;無名一切諸法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一切法出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一切法不出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一切法怖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一切法不怖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一切法生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一切法不生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一切法死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一切法不死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一切法菩提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一切法非菩提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

「一切法涅槃,如是知已而不驚;一切法非涅槃,如是知已而不畏。能作如是說法之時,是名菩薩不畏、不驚、不恐、不怖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是語已,欲為善思重宣此義而說偈言:

「一切法無有,  真如不迷惑;
諸法無有故,  彼相即寂滅。
諸法無優劣,  此彼悉皆無;
一切法無故,  真實亦復無。
諸法有優劣,  此彼亦各無;
諸法既悉空,  則無有諍競。
一切法既無,  本性何有性?
其性無有故,  云何有壞滅?
諸法有斷耶?  智者無此念;
但假有斷名,  求斷處不得。
欲斷一切法,  微細求覓無;
毫末及眾多,  諸法皆無有。
諸法無有者,  此亦是言說;
彼中如是無,  但有中示現。
一切法無形,  但有相中現;
有有及無有,  一切皆假名。
一切法有合,  示現不合者;
真如無合故,  畢竟無有物。
諸法無和合,  無作無滅者;
如是亦不得,  諸法各各無。
諸法不可得,  彼等前際無;
本際既無故,  故名為實際。
一切法歡喜,  歡喜不可得;
既無有諸法,  彼亦不可說。
諸法無歡喜,  彼等二皆無;
真如中無物,  此是甚深相。
一切法無嫌,  真如中無我;
真如無有故,  彼無有嫌處。
涅槃無讚歎,  彼法不可得;
諸法無有故,  故名為涅槃。
諸法無明者,  真如中示現;
此是假名說,  是故名為思。
諸法無思者,  此法無定處;
是故無眾生,  此是諸法體。
一切法如幻,  彼幻不可得;
諸法不得故,  說有為諸行。
諸法既無為,  此彼真如體;
無有諸法處,  故言無有邊。
雖言有境界,  境界實無有;
而凡夫所說,  故名為境界。
諸境界虛妄,  故說無境界;
說無有境界,  是境界真相。
言一切法體,  彼等無有數;
彼等既無有,  寂定汝等知。
無得言有得,  示現有得處;
得無得之處,  示現故有得。
彼處無持戒,  及破戒亦無;
無行及無戒,  如是諸法相。
一切法悉無,  故名為無明;
無有諸法故,  汝當知是明。
諸法名字者,  彼名實無有;
既無有法名,  當知是涅槃。
說有受名者,  以受故示現;
是處無有受,  故言受示現。
無有為有相,  示現名為有;
諸法中離有,  故言常無有。
如見幻華已,  愚癡言有相;
有有無有知,  是處智無惑。
法生處不知,  此二不可得;
愚癡人故言,  說此為生處。
諸法若有生,  應說當有死;
生處及死處,  此二不可得。
一切法皆空,  諸法不可得;
善思汝當知,  我說如是法。
菩提不可作,  是處作者無;
若當得菩提,  應即見三界。
若分別菩提,  彼不行菩提;
行行及菩提,  彼等無分別。
一切有真實,  真實無有處;
真實無得故,  此是涅槃相。
畢竟無出者,  彼無處可得;
無有諸物故,  不滅復不滅。
若能知此義,  諸法無真實;
彼等無可生,  即不相諍競。
說此甚深法,  若無恐怖時;
汝應知彼人,  真實是菩薩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此語已,善思童子復更以偈重白佛言:

「世尊利益我,  出現於世間;
說此法相時,  我無有疑惑。
今者具足滿,  佛出不思議;
我諸見網薄,  今得脫魔網。
我已斷生死,  已住道場內;
如來說相時,  斷除我疑結。
為我說得處,  摧滅諸見等;
無畏益世間,  善去我心垢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