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瓔珞莊嚴方便品經(亦名轉女身菩薩問答經)

25

姚秦罽(jì)賓三藏曇摩耶舍譯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,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;菩薩八千,眾所知識,皆得諸通、諸陀羅尼,得無礙(ài)辯,成就具足無生法忍,得無所畏,無量佛所種諸善根,進入大乘,其名曰伲泯(mǐn)陀羅菩薩摩訶薩、持地菩薩摩訶薩、地主菩薩摩訶薩、持眾生菩薩摩訶薩、持入會菩薩摩訶薩、照意菩薩摩訶薩、過意菩薩摩訶薩、增意菩薩摩訶薩、無邊意菩薩摩訶薩、增益意菩薩摩訶薩、愛見菩薩摩訶薩、善見菩薩摩訶薩、見這意菩薩摩訶薩、見一切義菩薩摩訶薩、一切吉利菩薩摩訶薩、賢劫諸菩薩摩訶薩,彌勒為首在眾而坐。

爾時,大德須菩提,於晨朝時,執持衣鉢來詣佛所,頂禮佛足,白佛言:「世尊!我昨夜夢見有如來坐於道場,我時即禮是世尊足,是佛世尊以金色右手摩於我頂,說如是言:『須菩提!汝於今日未曾聞法,當得聞之。』世尊!是何先瑞?」

佛言:「須菩提!是善男子、善女人等,得聞希有未曾聞法,是其先瑞。」

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我今欲往王舍大城次第乞食。」

佛言:「須菩提!汝知是時。」

世尊聽已,時大德須菩提,即便入於王舍大城次第乞食,至異長者家,到已,在中門所默住乞食。

是時,家中有一女人,從內而出,端正第一盛色美妙,極為端嚴有大威德,以諸瓔珞而自嚴飾,是諸珍寶互相掁(chénɡ)觸有妙音聲。既至外已,語大德須菩提:「大德!何緣中門而立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乞食故在門而住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今故有乞食想耶?大德須菩提,猶故未知於食想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(zǐ)!我知食想,而是身者,由父母不淨之所聚集、飲食長養,是故不能離食而住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今不證於無明滅,乃至證生老死滅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證滅已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滅中有身食長養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滅更無法。」

女言:「大德!若其滅已更無有法,大德須菩提云何而言身食長養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入滅定者除諸受想,起滅定已身有長養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而是滅者有生滅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而是滅者,無生無滅是畢竟滅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其是滅畢竟滅者,云何養身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世尊聲聞遊行乞食長養身故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世尊說汝行無諍第一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如汝所言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無諍者有行非行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是無諍者無行非行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何故乞食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乞食者,不為長身而行乞食,為羸(léi)命故、除諸受故,我行乞食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今故為諸受牽(qiān)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我今不為諸受所牽,以除受故我行乞食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所行無諍差互不等,何以故?行於無諍無有受苦,而是無諍非身心相應,而是無諍不生樂非樂,而是無諍不生諍訟。大德須菩提!世尊說汝行無諍第一,何因緣故無諍說無諍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無諍者,無諸境界離於欲塵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而是無諍能離欲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是無諍者,不能離欲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何因緣故?汝說無諍能離欲塵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以言說故,名為無諍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夫無諍者寧可說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是無諍者不可言說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其無諍不可言說,以何等故說名無諍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如來世尊為聲聞弟子假名字說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有假名即有諍訟,若有諍訟即有顛倒,若有顛倒非沙門法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何等是沙門法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無有文字,無有諍訟,無有顛倒,是沙門法;亦不分別是法非法,是沙門法;又不分別憶想不憶想,是沙門法。離一切著,是沙門法;非境界非不境界,是沙門法;非染非縛非不染縛,是沙門法。無心離意識,是沙門法;知足是沙門法;少欲斷貪,是沙門法。

「離諸悕望,非動非發非不動發,是沙門法;離一切境界無所取故,是沙門法;離於陰魔無所染著,是沙門法;斷結使魔更不生故,是沙門法;遠離死魔無諸動搖,是沙門法;思惟不親近於天魔,是沙門法;一切法空無有污染,是沙門法;無想離一切想,是沙門法;無願無執著,是沙門法;不行三界離一切想,是沙門法;守護諸根,是沙門法;遠離諸入,是沙門法;善自調伏離諸戲論,是沙門法;寂靜無起,是沙門法。

「無所愛著亦無起發,是沙門法;無我我所無高無下,是沙門法;離觸無染,是沙門法;遠離世法,是沙門法;善知於陰解趣法性,是沙門法;諸界無界無所親近無所礙故,是沙門法;離有為法,是沙門法;諸法如虛空,是沙門法。」

說是沙門法時,中門所集聽法諸天,有三十天子,遠離塵垢得法眼淨。復有五天子,向甚深法,聞是女辯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

爾時,大德須菩提生希有心,作如是念:「而此女人其辯如是,是如來化必定無疑。」

爾時,是女知大德須菩提心心所念,說如是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作是思惟,而此女人是如來化必定無疑。大德!如是如是如汝所思。何以故?如來知如,我亦知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若如來覺如,我亦覺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若如來色如,我亦色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若如來受想行識如,我亦識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。

「若如來如一切眾生如若我如,是如一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若如來如一切法如若我如,是如一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若如來如無不如,我如無不如,是如常如無不如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是如來如無生無滅,我如亦爾無生無滅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;若如來如,若如來化如,若我如,若一切眾生如,若一切法如,是如常真不異不變不易,中無所盛,是如如是住一切法,以是義故如來化我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即復問言:「姊!汝以佛力知於我心?為自力知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聲聞、緣覺,若諸菩薩,若五通仙,知眾生心,知他人心,皆以佛力知於他心。何以故?是等所行皆由佛力能知他心。大德須菩提亦以佛力知於他心。大德須菩提!喻因日月火光珍寶電星等光,明眼之人由之見色。大德須菩提!世間如是,無明所蔽有知他心,皆因如來知於他心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言:「姊當為我說,汝云何得如是辯也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有人問如來所化:『汝是誰耶?』而是所化當云何答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無所答也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一切諸法亦復如是,皆是化相,如是知已則無所答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若有問汝:『汝是凡夫?為是學人?是阿羅漢?』如是問已,汝云何答?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如是思惟:「我當云何答此姊也?」即時須菩提聞空中聲曰:「大德須菩提!汝有所得所解趣證,以是義故名阿羅漢,汝答是姊!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聞空中聲已,即答女言:「姊!我非凡夫、非是學人、非阿羅漢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持何名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如如來化持於假名,我亦如是持於假名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非羅漢斷諸漏耶?如來說汝行無諍第一,應受於供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非阿羅漢,非盡諸漏,非行無諍為最第一,亦非應供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何故妄語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若我今者,許阿羅漢,諸漏已盡,行無諍第一,應受供養,即是妄語;我無所許,是故,我今非是妄語,亦非實語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今不誑門中所集見於聖諦諸天子耶!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若見聖諦無有能誑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見聖諦耶?」

時須菩提答言:「見已。」

女言:「大德!若見聖諦不名聖諦。何以故?無有能見諸聖諦者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非見聖諦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不說實亦不說虛。姊!我不見虛,何況見實?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復問女言:「姊!見聖諦者何所言說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見聖諦者不見一切諸法名字,見聖諦者見倒名字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汝何因緣說如是事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有顛倒起諸結使,見聖諦已更不復起,以是故說,見顛倒者見諸聖諦。」

爾時,諸天即現其身,禮於大德須菩提已,說如是言:「大德須菩提大得利益,汝從是姊聞如是辯,令諸眾生大得善利聞法信解。何以故?非多解者無有解脫,非多解者有於繫縛,是何所解?」

爾時,女語大德須菩提:「汝不乞食欲不食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於今日聞是法足,不欲於食。姊!貪於飲食,則生憂愁,非是求法;求利養讚歎,非是求法;求安樂身,非是求法;護惜心身命,非是求法;乃至受於讚歎善哉,非是求法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汝今復說,云何善男子、善女人正求於法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受惡欲非是求法,若不求眼不求於色,是人求法,不求耳聲,不求鼻香,不求舌味,不求身觸,不求意法,是人求法。復次,大德須菩提!若不求陰、不求入、不求界,是人求法;不求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是人求法;若不相求一切境界,是人求法。」

爾時大德須菩提言:「姊!汝可悔過,我今欲去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猶如地界無有悔過。大德須菩提!心亦如是,同於地界不應悔過;猶如水界無有悔過,心亦如是,同於水界不應悔過;猶如火界、風界、空界無有悔過,心亦如是,同於空界不應悔過。大德須菩提!猶如橋船浮囊王道無有悔過,大德須菩提!心亦如是,同於橋船浮囊王道不應悔過。大德須菩提!凡夫悔過非諸聖耶!若起瞋恚則有悔過,若無瞋無纏、無忿無諍、不起結使,如是等人不應悔過。大德須菩提!猶如火熾是故有滅,無熾則無滅。如是,大德須菩提!若結熾然則有悔過,若滅諸結則無悔過。」

爾時,須菩提復語女言:「姊!汝何求趣,能如是吼師子吼也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有所求,則不能吼師子吼也。大德須菩提!若無所求,能師子吼。何以故?若有所求即便是有,若有所有無師子吼,有身見者則有所求,有見作者無師子吼。大德須菩提!汝向所言姊汝何所趣。大德須菩提!若有問汝,汝何所趣?漏盡無生心得解脫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若有所求,無有解脫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如是求,則盡諸漏得無漏心,若如是趣,是趣解脫,是趣法性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言:「姊!汝趣大乘無有疑也,如行相貌必定趣向無上大乘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知大乘耶!說行相貌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若諸聲聞不聞大乘,諸行相貌不能知說。姊!我今請汝說大乘行所有相貌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夫大乘者名無一異。大德須菩提!如日月宮為速疾見,天之所持故不住於空,速疾而去無有滯礙,為諸眾生而作光明。大德須菩提!向於大乘大丈夫等,亦復如是無礙無著,行六波羅蜜而無有住,為諸眾生作法光明。

「大德須菩提!如轉輪王寶輪若去四兵亦從,如轉輪王行四天下,人見適意生恭敬心,是轉輪王無有惡心常生慈心。大德須菩提!向於大乘大丈夫等亦復如是,隨有所行在在處處,若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於諸眾生起平等心無有異行。

「大德須菩提!大乘者名曰大智,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,智慧大丈夫之所恭敬,以是緣故名為大乘。是無盡智,無生滅故;是不斷智,不斷佛種故;是攝取智,不斷法種故;是守護智,不斷僧種故;是廣博智,教化無量諸眾生故;是善持智,無斷絕故;是善作業智,六波羅蜜故;是善攝智,四攝法故;是善相應智,親近以聖道故;是善調智,正念菩提心不忘失故;是善安止智,大悲心故;是善趣智,一切智故;是離諸怖智,降諸魔故;是離闇智,大慧炬故;是大財智,成就一切諸善根故;是恭敬智,諸天及世所恭敬故。

「是無降伏智,一切外道故;是難解智,一切聲聞緣覺人故;是清淨智,不信人故;是慈愍智,瞋害人故;是能施智,慳惜人故;是持戒智,破戒人故;是忍辱智,瞋恚人故;是精進智,懈怠人故;是禪定智,亂心人故;是大慧智,無智人故;是大富智,貧窮人故;是安樂智,苦惱人故;是歡喜智,聰慧人故。以是事故名曰大乘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言:「姊!善說大乘諸行相貌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我若一劫若過一劫,讚說大乘不得邊際。大德須菩提!是大乘無量諸行,相貌亦復無量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汝呵責我,大德須菩提何故乞食?姊!如來法王亦復乞食,汝可呵責如來乞食耶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知如來以何方便而行乞食?汝不能說?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如來、世尊以何方便而行乞食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佛見成就,於二十事無過患故,而行乞食。何等二十?示現色身故如來乞食,若有眾生見如來身具三十二相,是諸眾生見此色相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,是名如來見成就初無過患故,而行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入於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盲者見色,聾者聞聲,亂得正念,裸者得衣,飢者得食,渴者得飲;無有眾生為貪欲、瞋恚、愚癡所逼。爾時眾生各生慈心起父母想,是諸眾生見於如來入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入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等,釋梵護世,欲供養故從如來行。爾時諸人以佛力故,見諸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釋梵護世供養於佛。是諸眾生見如來身有如是事,生驚(jīnɡ)怪心歎未曾有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無量眾生以封邑錢財國位自在,而生放逸憍慢貢高,見如來乞食生如是念:『捨轉輪王位出家成道,捨於憍慢從貧下賤而行乞食,我等亦應調伏憍慢貢高之心。』如是見已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行乞,威德威德諸天,觀見如來之身,無飢渴逼亦非羸(léi)瘦,唯為憐(lián)愍諸眾生故而行乞食,我等亦當為眾生故而行乞食。如是見已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有諸眾生懈怠懶惰不往佛所,然欲見如來右繞禮拜,是故如來入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是等眾生自然得見於佛如來,既得見已心生喜悅,是等眾生,得喜悅已,即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若有眾生眼得見佛即得無癡,乃至一念見於如來,是諸眾生次第漸漸乃至涅槃,為作因緣,以能發生是因緣故如來乞食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入於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閉繫(xì)眾生即得解脫,是諸眾生即生是念:『以如來力故我得解脫。』是諸眾生於如來所生知恩心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聞讚歎如來所有功德,心生歡喜生如是念:『我等云何當供佛食?』又家有女,為父母所護,或為兄弟姊妹所護,或為姑嫜(zhānɡ)夫主守護,是等不得奉施佛食,是故如來入村邑聚落國城王宮,見如來已心生歡喜,踊躍悅豫受於安樂,施佛食已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四護世王奉如來鉢如來手持,若貧眾生欲少惠施,見如來鉢滿,有大富封邑(yì),欲多惠施,見佛鉢未滿,如是等人,欲足滿佛鉢,既奉施已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鉢食施一切僧,而是鉢食無增無減。爾時,多諸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見如來鉢有是神力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鉢盛正非正食,百千種味味味各別,不相和同如別異器,是一鉢盛亦復如是。是時多諸天。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,見於如來如是神力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身者是一合體,其內不空猶如金剛,是如來身無生熟藏無大小便,亦行乞食,見其食食而食不入。爾時威德威德釋梵護世,見如來身真實法性及神通力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若有眾生若多若少、若妙非妙,施如來已福無邊際乃至涅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、世尊常定不起亦行乞食,是時多諸威德威德釋梵護世,見於如來而行乞食於定不動,是等生念:『必定無疑,為眾生故進行乞食非為食也。』見是神力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若當不行乞食,若當不食,或有諸人佛法出家,生如是念:『我等亦當不行乞食,亦應不食。』是等便當飢渴羸(léi)瘦,不能得於過人智慧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善攝(shè)聖(shènɡ)種故如來乞食,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憐愍來世諸比丘故,如來乞食。後末世時,諸不信敬婆羅門等及諸長者,當說是言:『汝等世尊不行乞食,何故汝等行乞食也?』若如來乞食,是婆羅門諸長者等,當作是念:『汝等世尊本行乞食,何故汝等不行乞食?我等應施。』又諸如來法應行乞,讚歎乞食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若長者長者子諸大豪貴,於佛法出家,生於慚恥(chǐ)不能乞食,作是念言:『云何我等豪族大家,既出家已,當於家家而行乞食?』如是等人,隨學大德威德如來而行乞食。見是義故如來乞食。

「復次,大德須菩提!如來隨於一切世行。何以故?隨在在處處諸眾生熟,是在在處處如來隨行,如來亦無飢渴所逼,無貪無著亦無戲弄,亦無惡求無所聚集。大德須菩提!如向所說及餘諸事,如來見是無量方便,而行乞食。大德須菩提!見此二十無過患事,如來乞食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能如是方便行乞食耶?如是大悲,如是清淨,應受供耶!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我無力也。姊!猶如兔猫諸野干等,不能莊嚴作師子獸王、作師子行、作師子吼。姊!諸聲聞、緣覺亦復如是,不能示現如來威儀方便大悲。」

是女說此如來乞食方便之時,家內眷屬及諸餘家,入聽法者二百八十人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

◎爾時,大德須菩提又問女言:「姊!汝之夫主今何所在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我之夫主非止一耶!何以故?大德須菩提!若有眾生憙(xǐ)於樂欲莊嚴方便得調伏者,皆我夫主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樂莊嚴方便者為何如也?」

女言:「若有眾生須諸樂欲,我施眾生諸所樂欲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如來不聽樂一切欲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如佛所說:『汝等比丘所有衣鉢,飲食臥具病瘦醫藥,若親里家,或所乞家,所居住處,親友和上阿闍梨所,親近供養增諸善根,滅諸惡法,比丘!是我所聽。』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如是!如是!如汝所說。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以是事故,如來聽樂於一切欲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有幾(jǐ)眾生,以此樂欲莊嚴方便之所調伏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能數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色相得其邊際,若數於我莊嚴方便,已調眾生不得邊際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與樂欲眾生為何如也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有眾生樂向梵世,我與是等一切眾生無量諸禪,禪喜樂已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或有眾生樂趣向於釋提桓因,與是眾生帝釋樂已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向護世,我與眾生護世樂已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

「若有眾生樂向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樂,我與天樂乃至摩睺羅伽樂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志意樂向轉輪王國,我與轉輪王國樂已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小國王,我亦施與小國王樂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向長者、剎利、婆羅門、毘舍、首陀,我與長者、剎利、婆羅門、毘舍、首陀樂已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向色聲香味觸樂,我與色聲香味觸樂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向華香、末香、塗香、幢幡、寶蓋及諸衣服,我與華香、末香、塗香、幢幡、寶蓋、衣服樂已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向金銀、琉璃、頗梨諸珍寶等,我與金銀、琉璃、頗梨珍寶等樂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若有眾生樂向鼓貝、箜篌、簧(huánɡ)吹、簫笛、歌舞音樂等樂。大德須菩提!我隨如是諸眾生等,所有悕望所求所樂一切給與,然後勸發無上道心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是五欲者障礙聖道,云何五欲調伏眾生?」

爾時,門外二長者子,已為此女樂莊嚴方便之所調伏。是二長者子,即語大德須菩提言:「大德!汝今不應以自智慧分別選擇菩薩智慧。大德!猶如小燈一吹即滅,大德須菩提!學聲聞乘善男子、善女人小智慧照,亦復如是,起一欲想尋即滅失。大德須菩提!於意云何?若劫燒時大火炎聚,若口一吹能令滅不?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、善女人若以百千大海之水,亦不能滅,況一口吹。」

「大德須菩提!菩薩功德智慧照明亦復如是,恒沙等劫受五欲樂,亦不能滅菩薩功德智慧照明。

「大德須菩提!如貧人病,醫授湯藥,苦澁(sè)甜酢(cù)賤易得者,是時病人身受苦故,服是等藥苦澁(sè)甜酢,以貧窮故堪忍飢渴得脫病患。大德須菩提!學聲聞乘,諸善男子、善女人等亦復如是,行於頭陀功德威儀,以正行故少欲知足,清苦行故,住阿練處故,好非好食故,少知識故受諸苦惱,然後得於無取解脫。大德須菩提!如是方便學聲聞乘得解脫者,亦復如是,如貧治病。

「大德須菩提!猶如剎利灌頂王病,王諸良醫授王所服,好色香味藥入口腹身受安樂,亦獻(xiàn)妙味王所應食,及奉一切華香、末香、塗香、散香,又作伎樂歌舞讚歎受於快樂,為令大王無愁苦故,是諸良醫如是如是,娛樂於王令脫病患。大德須菩提!亦復如是,多有菩薩以樂莊嚴方便,受於一切五欲樂已,然後得成無上正道。大德須菩提!汝當知之,以是方便治於剎利灌頂王病,菩薩智解亦復如是。

「大德須菩提!五欲無根亦無住處,是一切智亦復如是,無本住處,是一切智自知何者是所應作、所不應作,於五欲樂非樂非不樂,獨無侶故,是一切智亦無功德,無所得故。得是忍者是人自知,何等是道?何等非道?五欲德空一切智空,是得忍人不歷(lì)五欲,是人自見五欲過患而呵責之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問長者子:「誰是汝親?」

是時長者子,合十指掌,向女說偈:

「此是我父母,  親友施我藥,
是斷惡道生,  是我無上尊。
此是我大恩,  是亦教化我,
是勸喻我故,  斷我一切苦;
為我說妙法,  解了一切理,
我受快安樂,  亦勸我無諍。
如魚為食故,  為鉤(ɡōu)所牽執,
樂樂亦復爾,  以攝取我等。
如鳥為食故,  為網羅所持,
我方便亦爾,  墮在於智慧。
猶為蛇所螫(shì),以毒滅於毒,
欲瞋亦復爾,  亦以毒除毒。
如人為火燒,  還以火炙(zhì)除,
結燒亦復爾,  還因結解脫。
我已知正法,  我不用婬欲,
凡夫須欲故,  不欲菩提道。

爾時,須菩提言:「姊!汝以樂莊嚴方便為調誰耶?善男子耶?善女人耶?」

女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不以此樂莊嚴方便,不能教化一切眾生。大德須菩提!女人之心多貪樂著,非男子也。大德!我以樂莊嚴方便多調伏女,非男子也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姊!汝是女身,云何調女?」

爾時是女神力化身,如三十二盛壯男子,端正妙色白淨鮮潔(jié)威德第一,以種種瓔珞自莊嚴已,語大德須菩提:「以如是色身調伏女人。」

須菩提言:「汝今是女為是男耶?」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是凡夫為是學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我非凡夫,亦非是學。」

即復答言:「我亦如是,非男非女。」

須菩提言:「若非男非女,汝持何名?」

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非凡夫,亦非是學,云何持名?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作如是念:「深智大菩薩,我應當答云:『是羅漢。』」

爾時,是善男子知大德須菩提心之所念,語大德須菩提言:「大德!汝應勇進許是羅漢,勿懼(jù)語問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我是羅漢,諸漏已盡。」

即復問言:「大德須菩提!於去來現在為盡何漏?若過去盡,過去無盡;若未來未至,亦無有盡;現在無住,亦無有盡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我實不任共相酬答,我今時到欲乞食而食,勿令失時。」

爾時,是善男子入示現一切佛剎三昧。爾時,大德須菩提即見無量無邊阿僧祇諸佛剎土,或見佛土日初出時,或見佛土日小食時,或見佛土日大食時,或見佛土擊(jī)揵(qián)椎(chuí)時,或見僧坐,或見僧食,或見洗鉢,或見日中,或見日晡(bū),或見過晡,或見日沒,或見初夜,或見中夜,或見後夜,或見無日無月身光為照。

爾時,是善男子語大德須菩提言:「汝今觀之!汝今觀之!欲何時食?汝今觀之有幾(jǐ)時在?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我今應以閻浮提時,不以他方佛剎時食。」

爾時,是善男子以神力故,令此日中如小食時,語須菩提言:「大德須菩提!汝觀是日為有幾時?」

大德須菩提以親善故,如是問言:「善男子!汝名字何今當說之?」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用我名為?大德須菩提!汝問世尊,當為汝說。大德!一切名非名。何以故?一切妄想無有實故,若妄想無實,假名相說有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一切智名亦是妄想不真實耶?」

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亦是妄想無有實也。何以故?一切智名無量無邊,各各佛剎各說異名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是一切智其名云何?」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或有佛土,名一切智為分別光,或名遍照,或復名曰示一切智,或名增勇,或名大光,或名現在,或名持地,或名大降伏,或名大普。大德須菩提!如一切智無量名字,色亦如是無量名字,受想行識亦復如是無量名字,諸界諸入、念處正斷神足、諸根諸力諸覺諸道,一切助道法,各各佛土無量名字。大德!名有何實?大德須菩提!以是方便,當知一切名字非名,一切名字妄想非實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歎(tàn):「王舍城諸大長者婆羅門等,大得善利,有是應供在此宿(sù)止。」

復語大德須菩提言:「汝今能知世應供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如我所知今當說之,若有持戒修行善法,善入禪定其心不亂,是等名為世應供也。」

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所說應供,亦不具足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汝今當說云何應供?」

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若於一切諸眾生等,無大悲心,不名應供。大德須菩提,是應供名,不斷佛種法種僧種;如是應供能斷一切眾生結使;如是應供智慧無盡、功德無盡、諸辯無盡;如是應供是凡夫侶,非聖伴侶;是世應供,眾生見者得法眼淨。」

爾時,有天恒常隨從大德須菩提,未成正定,聞說如是應供地時,心得歡喜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既發心已五體投地,語大德須菩提言:「我今悔過,更不隨從大德行也。」

爾時,善男子即問天言:「汝今何故向大德須菩提而悔過也?」

天女答言:「我十二年恒從大德須菩提行,未曾聞說是應供地,我今聞此應供地已,發於無上正真道心。我作是念:『若在在處處聞說如是淨應供法,我往其所;若諸菩薩聚會,演說菩薩法處,我往是處。』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聞此天女發如是心,即勸諭(yù)言:「天女!汝得善利,於佛深法發無上道心。天女!我今惱熱,於一切智法非其器故。當何所為?天女!若我未斷一切諸漏得心解脫,我亦當發無上道心。天女!汝常如是近善知識,恭敬讚歎右遶禮拜如是大善諸丈夫尊,亦能說於未曾聞法,聞是法已而不忘失。」

大德須菩提語天女言:「我今亦復向汝悔過,我本不知汝之意故,勸聲聞法。」

天女答言:「我為大德須菩提說於一眾生,不觀其根,不應勸於聲聞乘也。何以故?大德須菩提!求菩提道者,不願於聲聞乘也。大德須菩提!雖為飢渴之所逼切,終不食於雜毒之食。如是大德須菩提!求菩薩者願不聞於聲聞乘也。」

爾時,是善男子語天女言:「無上正道甚難成就,若小莊嚴難得正覺。」

天女答言:「善男子!無上正道雖難成就,我如是行得不廢(fèi)進。」

是善男子問天女言:「汝云何行?」

天女答言:「於諸眾生行平等心,解脫一切諸眾生故,堪任荷擔(dān)諸眾生故,成熟一切諸眾生故,令一切眾生解苦樂故。善男子!我行如是。」

善男子言:「天女!有取相者,於一切眾生無平等心;若為我結所繫(xì)縛者,不能解脫一切眾生;依止陰(yīn)者,不能為於一切眾生作於荷擔;若有憶想諸善根者,不能成熟一切眾生;若有我相及他相者,不能解了眾生苦樂。」是時天女隨所教勅(chì)得順法忍。

爾時,天女於中門外散種種華,以用供養是善男子。爾時,是善男子,現本女形衣服莊嚴,語大德須菩提:「大德小待,我持食來。」爾時,是女即入家中持百味食來,語大德須菩提:「大德須菩提!汝非離欲非不離欲,非離於瞋非不離瞋,非離於癡非不離癡,非離結使非不離結使,汝受此食。大德須菩提!汝不知苦、不斷於集、不證於滅、不修道者,受於此食。大德須菩提!汝若不修於四念處,不修四正勤,不修四如意足,不修五根,不修五力,不修七覺,不修八聖道,汝受此食。大德須菩提!汝不起身見得一道心。受於此食。

「大德須菩提!汝滅無明證明解脫,進於諸行,證於無為,不行於識,更無有生,得於解脫,不增長名色,過於三界,六入非入,知空解脫,不受於觸,修無相解脫,不見受故。證無願解脫,無有愛故,知解於如取不動故,知於無生,知有非集,知生無生知老死無去,知十二緣無生無食,汝受此食。

「大德須菩提!汝不見佛不聞於法不親近僧,受於此食。大德!若知五逆等同法性,受於此食。大德!不此命終非餘處生,受於此食。大德!若貪平等同無諍平等,若瞋平等同無諍平等,若癡平等同無諍平等,受於此食。大德!汝不過凡夫地,不成聖地,受於此食。大德!汝不從明入明,不墮生死亦不涅槃,又不實語亦不妄語,受於此食。大德!汝盡無盡,不分別無盡,於陰界入亦不動搖,思無所依又無諍訟,於諸眾生而無所礙,於一切法心無繫縛,受於此食。大德!汝所為出家不得是法,受於此食。大德!汝出家願不是願入涅槃,受於此食。若大德須菩提無諍,地獄亦無諍。

「大德須菩提!不取應供,受於此食。大德須菩提!若人於汝起應供想,是人誹謗於須菩提大德,汝非應供亦不畢施,不住應供。大德!若成此法,受於此食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於中門外,七過動身申於右手,語是女言:「姊!為我善說成就是法。」

時女歎言:「善哉!善哉!大德須菩提!」即授與食。授與食已說如是言:「大德須菩提!如是應供平等受食,世所難遇,若憍慢故許是平等,清淨受供墮於地獄。」

爾時,天女問大德須菩提言:「大德須菩提!此女何緣說如是法,汝何不答?」

須菩提言:「天女!汝意云何?幻人能說是因非因耶?」

天女言:「不也!大德須菩提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如是!如是!如汝所說,諸法如幻我何言答?天女!若諸眾生言說虛實,同我平等。何以故?是諸言說如幻平等說。」於如是受食法時,有百天子得法眼淨。

爾時是女向須菩提悔過,悔過已,語大德須菩提:「隨意善去,汝持此食往至佛所,我亦當往詣於佛所。」

爾時大德須菩提,持所乞食出王舍城,聞是法故心生歡喜不甘於食。時大德須菩提心念:「此食當施於誰,隨施食處令不失果?」

爾時有菩薩,名不污一切法,知大德須菩提心所思念,即詣大德須菩提所。到已,語大德須菩提言:「此食施我,不失果報。」

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汝安住戒耶?」

答言:「大德須菩提!不受諸法中無持戒破戒。大德須菩提!我殺、盜、婬、妄語、兩舌、麁(cū)語、綺語、貪、瞋、邪見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思其所說:「如此善男子所得言辯,我今當問所說因緣。」須菩提言:「善男子!何因緣故說如是語?」

爾時,不污一切法菩薩,向大德須菩提而說偈言:

「我道甚清淨,  無上菩提道,
百千億眾生,  在於此道中。
以此緣故說,  我殺諸眾生,
名為殺眾生,  能淨是道者。
菩提非天與,  亦非釋梵與,
無與自然得,  以是緣我盜。
大乘無與者,  不依止下乘,
我說是大乘,  以是故我盜。
知於邪婬故,  智慧者求法,
不用欲故欲,  如是行邪行。
如所有假名,  為渴仰者說,
一切諸妄語,  以是故妄語。
若有諸眾生,  依止於下乘,
破壞如是等,  勸發於大乘。
如是兩舌者,  破壞諸外道,
墮非道眾生,  安止平坦地。
若能呵責者,  是無有愛語,
說於麁(cū)惡語,降伏一切魔。
說於麁惡語,  心亦無瞋恚,
健者見方便,  教化眾生故。
知說何因緣,  隨因緣而說,
是名為綺語,  知億數眾生。
或說於真實,  或知於妄語,
以是故綺語,  演說於正法。
若一切眾生,  咸受人天樂,
復求於出過,  求望一眾生,
若喜樂相應,  調世者利益,
智慧者施與,  一切眾生樂。
所演說貪者,  所貪者如是,
常作如是願,  諸眾生作佛。
正法欲滅時,  勇健者攝持,
捨失於身命,  不捨佛正法。
無所畏示現,  諸眾生諍訟,
及一切外道,  攝持正法故。
若攝取一劫,  若攝一億劫,
不捨正法故,  然後不妄語。
勇健者取見,  一切有為邪,
亦知於邪見,  進入於正見。
有如是法者,  是安住持戒,
住於無住者,  慧者覺菩提。」

爾時,大德須菩提以所乞食施善男子,說如是言:「是善丈夫,應受信施不失果報。」

大德須菩提此日不食,過於晡(bū)時,從三昧起往詣佛所。到已,頂禮佛足,先所聞法具向佛說。

佛告須菩提:「汝今知是菩薩名不?」

須菩提言:「不知。世尊!」

佛言:「須菩提!是菩薩名轉女身菩薩摩訶薩,以樂莊嚴方便教化眾生。如摩伽陀國,十佉(qū)盧(lú)為一佉利,千佉利為一車,凡有如是千車芥子,有人能數得其邊際,不能數知此轉女身菩薩摩訶薩,以樂莊嚴方便於娑婆世界所化眾生,令諸人天發於無上正真道心者。」

爾時,是女與五百女人圍繞侍從,出王舍城向耆闍崛山往詣佛所。爾時世尊遙見是女,語大德須菩提須菩提:「汝今見是五百女來不?」

須菩提言:「已見,世尊!」

佛言:「此諸女等,是轉女身菩薩摩訶薩,以樂莊嚴方便之所成熟,皆已安住無上正真道心。」

爾時,是女與五百女圍繞侍從,到佛所已,頂禮佛足,却住一面;五百女人亦頂禮佛足,却住一面。

爾時,大德須菩提往詣女所,合掌恭敬。爾時,大德舍利弗語大德須菩提:「汝今得於非聖法耶?汝今住於非聖戒耶?恭敬女人。」

爾時是女語大德舍利弗:「大德!汝今知世聖非聖耶?若不能說,當默然住。」

舍利弗言:「姊!汝能知聖及非聖耶!」

女言:「大德舍利弗!我能知之。」

舍利弗言:「姊!云何知也?」

女言:「大德!若不斷聖種,是名為聖。若不斷佛種法種僧種,是名為聖。若行悲心欲令一切非聖解脫,是名為聖。大德舍利弗!寧為女人種種瓔珞而自嚴飾,著瞻(zhān)蔔(bō)花鬘受五欲樂,不離無上正真道心增長於聖,勝阿羅漢修八解脫寂靜諸漏。大德舍利弗!我今說喻,以琉璃椀(wǎn)盛水精珠,以無價寶置糞穢中。舍利弗!汝意云何?」

舍利弗言:「姊!寧無價寶置糞穢中,非琉璃椀盛水精珠。」

「如是,大德舍利弗!若有女人住於無上正真道心,出過諸聖,非阿羅漢修八解脫住於寂靜斷諸漏勝。」

大德舍利弗言:「姊!汝向大乘耶?」

女言:「是大乘體無向無還。」

舍利弗言:「姊!若是大乘無向無還向,大乘者為何所趣?」

女言:「大德舍利弗!是向大乘,即是趣向無明無盡,乃至向於老死無盡。何以故?大德舍利弗!無明不可盡,乃至老死亦不可盡,無盡即是無生法性,若生是盡則無生無盡。大德舍利弗!緣合生法是法無諍。」

爾時,大德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!誰能選擇人?世尊!而此女人以是瓔珞而自莊嚴得成是辯。」

女言:「大德舍利弗!此辯非是瓔珞莊嚴。」

舍利弗言:「姊!是誰辯耶?」

女言:「大德舍利弗!菩薩莊嚴八種瓔珞,若莊嚴已,得於菩薩無礙之辯。何等八?不失菩提心瓔珞莊嚴,住於究竟大悲之心瓔珞莊嚴,一切眾生無有礙心瓔珞莊嚴,進求多聞無有厭足瓔珞莊嚴,善能觀察如所聞法瓔珞莊嚴,化諸眾生亦不見於一切諸法瓔珞莊嚴,善知方便分別甚深緣合生法,善知一切眾生諸根瓔珞莊嚴,諸佛受持善知方便瓔珞莊嚴。大德舍利弗!是名八種瓔珞莊嚴,若有菩薩以是瓔珞自莊嚴已得無礙辯。」

爾時,大德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!而是女者於何命終而來生此?」

爾時是女於舍利弗前化一女身,如己無異。是女即語大德舍利弗言:「汝問是女於何命終來生此間?」

舍利弗言:「姊!此女是化,化無生死。」

女言:「大德舍利弗!如是!如是!如汝所說,如來、正覺一切諸法皆如化相,若有知是一切諸法如化相者無有生死。」

爾時,佛告舍利弗:「是菩薩摩訶薩名轉女身,從阿閦(chù)佛土來至於此,化眾生故。舍利弗!是轉女身菩薩摩訶薩,此娑婆界成熟無量無邊眾生,住於無上正真之道。」

爾時,轉女身菩薩以是色身五體投地,說如是言:「世尊!若不說我無上道記,及轉女身成男子身,我今不起於佛足前。」五百女人,亦五體投地,發此誓願:「世尊!我等今者於佛足前,亦皆不起。亦當說我無上道記。」

爾時世尊即便微笑,佛、世尊法,若微笑時,如來口出無量種種妙色光明,青黃赤白紫頗梨色,出已普照無量無邊諸佛世界,上至梵世闇(àn)蔽日月,還繞佛三匝入如來頂。

爾時大德阿難,以佛力故即從坐起,偏袒右肩右膝著地,向佛合掌,白佛言:「世尊!諸佛微笑非無因緣,今何緣笑?」

佛言:「阿難!汝今見是轉女身菩薩及五百女五體投地禮我足不?」

「見已。世尊!」

佛言:「阿難!此轉女身菩薩摩訶薩,過無數劫,當成無上正真之道,號曰功德光王如來,出現於世,得佛道已。是五百女作菩薩眾,得陀羅尼,得無礙辯,亦得如此轉女身菩薩所說八種瓔珞莊嚴。爾時是功德光王佛,為是五百菩薩說無上道記。阿難!功德光王佛土豐(fēnɡ)饒(ráo),安隱(wěn)快樂甚可愛樂,人天眾多故,彼土眾生所受用物如兜率天。阿難!爾時佛剎無女人名。何以故?一切眾生皆悉化生於蓮華藏,加趺(fū)而坐修淨梵行,以如上瓔珞而自莊嚴。」

是時轉女身菩薩及五百女聞佛說記,歡喜踊躍受持快樂,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,即成男子,其狀猶如十六童子,從空而下合掌瞻佛。爾時,世尊申金色右臂以摩其頂,即得三昧名曰遍照。

爾時,佛告大德阿難:「阿難!汝受持此經,讀誦通利為他廣說。」

阿難白佛言:「世尊!我受持此經。世尊!此經何名當受持之。」

佛言:「阿難!此經名『樂瓔珞莊嚴方便品』,汝受持之,亦名『轉女身菩薩問答』。」

爾時,世尊說是法已,轉女身菩薩摩訶薩,及十方來集菩薩摩訶薩,大德須菩提、大德舍利弗、大德阿難,一切大眾,天、龍、夜叉、人及非人,聞世尊說已,歡喜信受。轉女身菩薩說樂瓔珞莊嚴方便經具足竟(自轉女身至具足竟凡十七字,余本所無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