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婆夷淨行法門經卷下

21

僧祐錄云安公涼土異經附北涼錄

修學品第二之餘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身黃金色,光明照耀,猶如金山?如來往昔無量劫中,常樂修善,不瞋不恚(huì),若有眾生惡罵(mà)、捶打,悉皆能忍,不生瞋恨;恒自慚愧,生大悲想:『皆是過去先業所報。』常自剋(kè)責;復行布施,柔軟氍(qú)氀(shū)、芻(chú)摩、劫貝、憍奢耶衣如是等衣,恒以施人。如是展轉無量世中,積功高大,常受天樂;下生人間,得大人相,身黃金色,於諸金色最上最勝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聖王,王四天下,於四天下,若有柔軟氍(qú)氀(shū)、敷具、芻摩、劫貝、憍奢耶衣、欽(qīn)婆羅衣,一切世間柔軟之物,王悉得之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人中細軟衣服、臥具、劫貝、芻摩、欽婆羅衣如是等物,如來悉得。」

爾時世尊重說偈言:

「不生瞋恚心,  恒慚愧剋(kè)責,
布施細妙衣,  上㲲(dié)無價物,
恒施與眾生,  施已心歡喜,
踊躍無悋惜。  譬如人失火,
出物大歡喜。  積業無有量,
生天受快樂,  從此生人間,
而得大人相,  身體黃金色,
猶如金山王,  在家轉輪王,
善護四天下,  大得柔軟觸,
一衣直千萬;  若學道成佛,
化天人龍神,  衣服亦如是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陰馬藏相?如來於過去無量劫中,作凡人時,常樂修行,善和合眾,若與父母、男女、兄弟、姊妹、親戚、眷屬、善友、知識乃至畜生,若有別離樂和合者,悉隨所樂,善能和合,令其歡喜。以此業故,所積高廣,常生天上,受天福樂;下生人間,如是展轉無量無邊,至一生補處,得陰馬藏。以此相故,記成千子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千子勇健,能伏怨敵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從法生子過於千萬,勇猛多力,能却魔怨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我於無量世,  本作凡人時,
常為和合眾,  令得安樂住。
若父母男女,  兄弟及姊妹,
親戚諸眷屬,  善友知識等,
若離別苦者,  善和合安樂。
以此行業故,  常生天人中,
受天上快樂,  下生於人間,
得陰馬藏相。  現成得千子,
勇健無有比,  能降伏怨敵,
恒供養父母,  令得歡喜樂;
若出家作佛,  法子有千萬,
戒定神通力,  能摧伏魔怨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梵身圓滿,如尼俱律樹,立身正直,手得摩膝?如來往昔作凡人時,恒修弘慈,善能觀察善惡麁(cū)細、等不等法,此是智慧、此是愚癡,此是精進、此是懈怠,此是瞋恚、此是忍辱,如是分別,隨其等類而教導之。以此業故,展轉無量,天上、人中乃至一生補處;下生人間得二大人相:一者,梵身圓滿,如尼俱律樹;二者,立身正直,手得摩膝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財富無量,金銀、琉璃、車𤦲(qú)、馬瑙、珊瑚、琥珀、真珠等寶,五穀(gǔ)豐熟,庫藏盈溢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具足七財:信、戒、施、聞、慧、慚、愧,如來亦有如是等物,無量無邊。」

爾時世尊重說偈言:

「我於過去世,  善稱量眾生,
選擇分別已,  觀察悉平等。
能常別眾生,  隨類應施與,
以此行業故,  常生天人中。
下生於人間,  立身直不曲,
兩手得摩膝,  猶如尼俱樹,
從地生方圓,  佛身亦如是。
從無量劫來,  行業地所生,
二相現財富,  令天下太平。
在家受五欲,  得成轉輪王;
捨五欲出家,  得成無上尊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三大人相?一者、師子臆;二者、項出日光;三者、肩頸團(tuán)圓。如來過去作凡人時,恒利益眾生,樂安樂住,信心持戒,多聞慧施,財穀(gǔ)、田宅、奴婢、牛、羊、象、馬、車乘、妻妾、男女侍從、左右眷屬、親戚,令得增長。以此業故,常生天上;下生人間,得三大人相:一者、師子臆;二者、項出日光;三者、肩頸團圓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法常增長,財物、田宅、五穀豐熟,妻子、眷屬、奴婢、侍從、善友、知識,一切具足無有減少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七財具足,四部眷屬亦無減少。」

爾時世尊重說偈言:

信心持戒,  多聞慧施,  奴婢象馬,
牛羊田宅,  妻子眷屬,  善友知識,
恒作善念,  云何令其,  色力安樂,
得大增長?  以此業故,  常生天上,
下生人間,  得大人相。  半師子臆,
項出日光,  肩頸圓直,  三相記成。
若在家者,  眷屬妻子,  奴婢象馬,
悉皆興盛;  若出家者,  得成為佛,
眷屬增長,  得無減法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胸有卍字?如來於往昔作凡人時,不惱眾生,不行杖楚,亦不籠(lǒng)繫(xì)。以此業故,積行高廣,常生天上;下生人間,得大人相,胸有卍字。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無諸疾病,四時調適,不寒不熱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亦無諸病,常得調和,不冷不熱,身體輕利,堪入三昧。」

爾時世尊重說偈言:

「不籠繫眾生,  亦不行杖楚,
不以諸刀杖,  加害於眾生。
以此行業故,  常生天人中,
受天上快樂,  至一生補處。
下生於人間,  而得大人相,
胸字有萬數。  以此相好故,
無有諸疾病,  若在家出家,
常得受快樂。  若獲剎利種,
得王四天下;  若出家學道,
得成無上尊,  純受上妙樂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,眼下紺色如青蓮華,目𥇒(jié)捲起,紺色光明?佛於過去無量劫中作凡人時,恒修善行,不以惡心張眼低目棄視眾生,不以欲心眄(miǎn)睞(lài)看之,恒以喜心、離瞋愛癡直視眾生。以此業故,常生天上,受天快樂;下生人間得二大人相:一者,眼下紺青,上下俱眴(xuàn);二者,目𥇒(jié)細軟,捲起纖(xiān)長,紺色光焰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一切人民、沙門、婆羅門、剎利居士、妻子、眷屬、群臣、侍人觀視無厭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為諸四眾(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)、天、人、阿修羅、摩睺羅伽、乾闥婆等一切眾生善心歡喜,瞻仰如來無有厭足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佛於過去世,  本作凡人時,
恒修諸善行,  不以瞋恚心,
張眼低棄視,  亦不以愛染,
欲心看眾生。  眼淨離垢濁,
歡喜心直視。  以此行業故,
常生天人中,  至一生補處,
下生於人間,  得眼睫紺色
目如青蓮華,  上下俱眴(xuàn)明。
以此大人相,  記聰明智慧,
一切諸眾生,  樂視無厭足。
在家轉輪王,  成就大智慧,
七寶悉具足,  能伏四天下;
出家得成佛,  而獲一切智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頂有肉髻,頭髮紺青?如來於過去世作凡人時,於功德中恒在人前,身、口、意業布施、持戒,月修六齋,供養父母、沙門、婆羅門、親友、眷屬、耆(qí)舊(jiù)宿德,復有善行不可稱計。以此行故,積聚無量,常受天樂,乃至一生補處;下生人間得二大人相:一者、頂有肉髻;二者、頭髮紺青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為諸人民之所依憑(pínɡ)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為諸四眾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、人、非人等所歸依處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我於過去世,  修善中導首,
恒修持梵行,  為人所依憑(pínɡ)。
命終生天上,  受諸天快樂,
下生於人間,  得二大人相,
頂上有肉髻,  頭髮捲紺青。
在家轉輪王,  而王四天下,
以五戒十善,  覆護於人民;
若出家學道,  得成無上尊,
恒以戒定慧,  教授諸眾生,
常為諸天人,  龍神夜叉等,
乾闥阿修羅,  而作歸依處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一一毛孔一毛生,眉間白毫如兜羅綿?佛於往昔作凡人時,修不妄語,捨離妄語,恒修實語,護持實語,正心實語,亦不綺語,發言柔軟,隨順眾生。以此業故,常生天上,受天快樂;下生人間得二大人相:一者、一一毛孔一毛生,其毛細軟,皆起右旋,不受塵水;二者、眉間白毫光明鮮澤,如兜羅綿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一切人民熾盛增長,快樂無極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增長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四部眷屬,無量無邊,充滿世界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我於過去世,  恒修不妄語,
口初未曾說,  空誑不實語,
隨順於世間,  發言無過失。
以此行業故,  常生天人中,
下生於人間,  得二大人相,
眉間白毫光,  柔軟如兜羅,
毛孔無二生,  一一皆右旋。
以此二相故,  在家轉輪王,
普王四天下,  令人民增長;
若捨家學道,  得成大法王,
教授諸天人,  令正法增長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口四十齒,齒白整密?如來於往昔無量劫中,恒修不兩舌,棄捨兩舌,遠離兩舌,從此聞已不向彼說,從彼聞已不向此說,彼此聞已,利益歡喜乃為說之。以此業故,常受天樂;下生人間得二大人相:一者、口四十齒;二者、齒白齊密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無有盜賊,眷屬清淨,堅固無壞;若出家作佛,得四部眾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堅固受持如來法藏,不為四魔之所能破。」

爾時世尊重說偈言:

「如來過去世,  修行不兩舌,
不鬪亂眾生,  善能和合眾。
行業生天上,  受諸天快樂,
下生於人間,  得二大人相,
口有四十齒,  齒白淨齊密。
若獲剎利種,  在家王四地,
王有四兵眾,  堅固難沮壞,
剎利婆羅門,  常不能動轉;
若出家作佛,  四部眾亦爾,
當為諸天人,  所恭敬尊重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廣長舌相,出梵音聲如迦陵頻伽聲?佛於往昔作凡人時,不行麁(cū)語,棄捨麁語,遠離麁語;恒修善語、柔軟之語,能入其心;令其樂聞大慈悲語、不捨語、弘恩語,人所愛念。以此業故,勤積高廣,常受天樂;下生人中得二大人相:一者、廣長舌出能覆面;二者、梵音柔軟如迦陵頻伽聲,令人樂聞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有所言說一切人民皆悉樂聞,歡喜受持;若不樂在家,出家學道,得成為佛,若有所說,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天、龍、夜叉、人、非人等,皆悉頂受歡喜奉行。」

爾時世尊重說偈言:

「佛於過去世,  恒修行善語,
不瞋亦不恚,  不鬪亂麁(cū)語。
常修慈悲語,  決定正柔軟,
如是一味語,  然後乃發言。
以此行業故,  得舌廣長相,
梵音清柔軟,  如迦陵鳥聲。
以二大人相,  在家轉輪王,
若有所言說,  人民皆受行;
出家得成佛,  能轉無上輪,
若所說妙法,  天人阿修羅,
龍神夜叉等,  聞者皆奉行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師子頷(hàn)?佛於過去世作凡人時,恒修不綺語,棄捨綺語,遠離綺語;應時而語義語、法語、威儀語、常住語、有邊語。以此業故,積功無量,常受天樂;下生人間得大人相師子頷(hàn)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王,王四天下,一切人民無能伐者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天、人、阿修羅、梵、魔、沙門、婆羅門、內外怨家無有能得伐如來者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我於過去世,  恒修不綺語,
亦不自稱譽,  及以諸雜語,
斷截無義語,  常修應時語,
發言令喜樂,  利益諸眾生。
以此行業故,  常受天人樂,
下生於人間,  成就師子頷(hàn)。
在家轉輪王,  威伏四天下,
以此大人相,  現無有伐者;
出家得成佛,  沙門梵魔王,
天人阿修羅,  羅睺緊那羅,
內外諸怨家,  無有能伐者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云何修行四牙齊密,白淨光明?佛於往昔作凡人時,捨離惡活,正命自活,亦不行於斗秤欺誑,不以威勢橫取人物,以虛偽物欺誑於人,變形誑、愛誑、觸誑、精進誑如是一切欺誑之法,皆悉斷滅。以此業故,積聚高廣,命終生天,於天人中十處受樂。何謂為十?一者、天壽;二者、天妙色;三者、天樂;四者、天名聞;五者、天王;六者、天色;七者、天聲;八者、天香;九者、天味;十者、天觸。是名為十。受天樂已,下生人間得大人相:一者、齒無大小;二者、牙色白淨。以此相故,若在家者,作轉輪聖王,王四天下,四部兵眾、婆羅門眾、剎利眾、聚落城邑、大臣長者、妃后婇女及諸千子皆悉嚴淨;若出家者,得成為佛,亦有四眾(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)、天、人、阿修羅、乾闥婆等,皆亦清淨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我於過去世,  捨離諸惡活,
以清淨法利,  修正命自活,
能除眾生苦,  令其得安樂。
以此行業故,  受天十種樂,
常為諸天人,  所尊重讚歎。
娛樂快樂已,  下生於人間,
積業之所感,  得二大人相,
齒無有麁(cū)細,牙色光白淨。
若獲剎利種,  在家轉輪王,
四兵眾圍遶,  清淨無垢穢;
若出家作佛,  常為諸四眾,
比丘比丘尼,  優婆塞婆夷,
天人阿修羅,  龍神夜叉等,
清淨無垢濁,  悉恭敬圍遶。

「毘舍佉!是名二十修行得三十二大人之相。以此相故,莊嚴如來微妙之身。

「復次,毘舍佉!佛身復有八十種好。云何名為八十種好?一者、指甲紅赤;二者、指甲隆起;三者、指甲滑淨;四者、指甲滿足;五者、指團圓;六者、指纖(xiān)直;七者、指間密;八者、指淨潔(jié);九者、手足肥膩;十者、手足裏赤;十一者、手足平等;十二者、手足內滿;十三者、掌文深現;十四者、掌文端直;十五者、掌文纖長;十六、手足潤澤;十七、掌文不亂;十八、踝(huái)骨不現;十九、膝(xī)頭圓滿;二十、膝次第滿足;二十一、行步齊正;二十二、師子王行;二十三、鵝王行;二十四、龍王行相;二十五、牛王行相;二十六、行不顧視;二十七、行步不亂;二十八、半身正直;二十九、佛身過人;三十、一切滿足;三十一、佛身皆好;三十二、身體平正;三十三、身體滿足;三十四、身體正直;三十五、身體滑澤;三十六、身次第大小;三十七、身體淨潔(jié);三十八、身體柔軟;三十九、身體寂靜;四十、身體緊細;四十一、身體緊密;四十二、身體端嚴;四十三、諸根方正;四十四、身色不黑;四十五、身體無黶(yǎn);四十六、身毛淨潔;四十七、腹相團圓;四十八、腹無橫文;四十九、身體明淨,見諸色像;五十、臍(qí)深;五十一、臍孔團圓;五十二、臍文右旋;五十三、臍孔不凹;五十四、臍口不長;五十五、臍口不短;五十六、臍毛下連;五十七、得龍牙相;五十八、牙不過脣(chún);五十九、四牙團圓;六十、四牙鋒利;六十一、四牙纖長;六十二、四牙齊密;六十三、舌廣柔軟;六十四、舌色赤好;六十五、梵聲深妙;六十六、象王聲;六十七、迦陵頻伽聲;六十八、齒根肉滿;六十九、鼻不下垂;七十、鼻高修長;七十一、鼻孔淨潔;七十二、鼻修方廣;七十三、目好廣大,表裏滑淨;七十四、眼睛黑光;七十五、目睫次第;七十六、眉如半月,圓廓(kuò)修長;七十七、眉毛黑澤,長短隨次;七十八、眉毛純色,滑淨光明;七十九、耳普垂埵(duǒ),內外俱淨;八十、頭髮細軟,右旋不亂,次第纖長,一切皆好。毘舍佉!是名如來隨相之好有八十種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長夜受持,  一切禁戒,  無量苦行,
名大梵志。  三十二相,  八十隨好,
瓔珞其身,  天人中尊。  光明赫(hè)烈,
照曜無極,  青黃赤白,  更相入間。
宛轉旋起,  遍滿虛空,  放大光明,
照無量界。  中光照曜,  三千世界,
如來常光,  照於一尋。  若放大光,
日月隱蔽,  猶如日出,  眾星不現。
若放中光,  照於世界,  日光如月,
月色如星。  萬行所感,  得如是身,
為諸眾生,  之所樂見,  歡喜瞻仰,
無有厭足。」

瑞應品第三

爾時世尊說此偈已,毘舍佉母歡喜踊躍,而白佛言:「世尊!菩薩處胎初生之時,有幾(jǐ)奇特、微妙之相現於世間?」

佛告毘舍佉:「菩薩生時有十六種奇特瑞相。何謂十六種相?所謂菩薩捨兜率天身,憶念分明而處母胎,是為一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捨天身已處胎之時,自然光明照於世間,世界中間幽冥之處,日月星光所不能照,悉皆大明,其中眾生各得相見,咸作是言:『此中云何忽生眾生,一切世間梵、魔、沙門、婆羅門,所有光明無能及者!』又復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,諸須彌山震動不停,是為二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處胎,有四天子執持威儀,四方侍衛守護菩薩及菩薩母,不令世間人、非人等之所惱害,是為三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處胎,能令其母自然持戒,不殺、盜、婬、妄語、飲酒,是為四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處胎,其母清淨無有欲心,外人見之亦不生染,是為五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處胎,常令其母大得利養,色、香、味、觸自然而至,是為六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處胎,母常安樂,無諸疾病、飢渴、寒熱、疲極之患,菩薩亦然。菩薩胎中母常見之,譬如真摩尼毘琉羅寶,八楞清淨,內外明徹,一切具足,以五色縷而以貫之,明眼之人執在手中,見珠八楞及五色縷,青、黃、赤、白了了分明。菩薩處胎亦復如是,母見其身、頭、目、手、足一切身分,悉皆無有障礙,是為七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毘舍佉!菩薩生七日已,其母命終生兜率天,受天快樂,是為八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凡人受胎或九月日,或至十月而便產生;菩薩不爾,要滿十月然後乃生,是為九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世間女人臨(lín)欲產時,身體苦痛,或坐或臥不安其所,然後乃生。菩薩生時其母安樂,無諸疾惱,歡喜遊戲,舉手立生,是為十未曾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出胎天人承接,後為世人之所捧持,是為十一奇特之法。

「世人受已,有四天子捧接、敬受,置於母前,心大歡喜,俱發聲言:『善哉,夫人!生大威德勇健之子。』是為十二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初生無有水血及以胎膜諸不淨物,其身清淨如摩尼珠,以加私國㲲(dié)而以裹之,不相染著。何以故?彼此淨故。菩薩初生亦復如是,清淨無染如摩尼珠,其母鮮淨亦如彼㲲(dié),是為十三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生時,於虛空中自然而有二飛流水:一、冷,二、暖,浴菩薩身,是為十四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生已北行七步,爾時空中自然白傘覆菩薩身,行七步已遍觀十方,發師子吼,唱如是言:『一切世間,唯我為上,天、人中尊,我為最大,從此生盡,無復後生!』是為十五奇特之法。

「菩薩生時於三千大千世界,一切眾生蠕動之類皆大歡喜,是為十六奇特之法。

「毘舍佉!是名如來處胎初生有十六種奇特之法。」

爾時世尊,而說偈言:

「兜率天命終,  下生於人間,
處胎及初生,  清淨無所染。
十六種奇特,  微妙未曾有,
胎中及生時,  不與眾生共。
生時無迷惑,  名聞最第一,
現相非一種,  佛生瑞如此。」

爾時世尊說此偈已,毘舍佉母心大歡喜,更增上問:「世尊!菩薩生時,有幾(jǐ)瑞相一時俱現?」

佛告毘舍佉:「菩薩生時,有三十二瑞相一時俱現。何謂三十二瑞?一者、三千大千世界地大震動,自然大明光照世界;二者、一切樂器自然音樂;三者、不鼓自鳴;四者、一切疾病自然除愈;五者、一切繫縛自然解脫;六者、一切冤家生慈悲心;七者、生盲得眼,能見諸色;八者、生聾得耳,能聞音聲;九者、生跛(bǒ)能行,隨意遊戲;十者、生狂得念,憶想分明;十一者、瘖瘂能言;十二者、乘船漂落還得本處;十三者、地及虛空所有七寶自然光明;十四者、眾川萬流停住不行;十五者、一切飛鳥有翅之屬歡喜而住;十六者、風不動搖,一切寂然;十七者、一切眾生相噉(dàn)食者皆生慈心;十八者、一切諸天還其宮殿喜笑快樂;十九者、阿鼻地獄猛火自滅;二十者、飢得飽滿;二十一者、一切餓鬼無有渴乏;二十二者、於四天下普興大雲等注大雨;二十三者、月光明曜;二十四者、眾星晝現;二十五者、日盛清明;二十六者、一切華樹即便生華;二十七者、一切果樹自然成果;二十八者、三千大千世界出大天香,無有臭穢;二十九者、菩薩生時即行七步;三十者、虛空白傘自然蔭(yīn)覆;三十一者、行七步已顧視十方;三十二者、作師子吼。毘舍佉!是名菩薩初生之時三十二法一時俱現。」

毘舍佉母白佛言:「世尊!菩薩生時以何因緣震動三千大千世界?」

佛告毘舍佉:「菩薩生時,地大震動者,菩薩現此生盡,無復煩惱;一切眾生應得道者,煩惱將滅,是故地動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自然光明照世界者,菩薩為得三達智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世間樂器自然鳴者,菩薩為得八三昧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不鼓自鳴者,菩薩為欲擊(jī)大法鼓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一切繫(xì)縛自然解脫者,菩薩為欲度脫一切眾生、老、病、死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一切怨家生慈心者,菩薩為得四無量心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疾病除愈者,菩薩為欲滅除一切煩惱病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盲得眼者,菩薩為得聖智眼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聾得耳者,菩薩為得聖天耳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跛(bǒ)能行者,菩薩為得四神足力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狂得念者,菩薩為得安那般那念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瘂能言者,菩薩為得通達如來所知法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漂船還者,菩薩為得八直正道、開示眾生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地及虛空七寶光明者,菩薩為得四無礙智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眾川萬流住不行者,菩薩為得煩惱四流已停住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一切飛鳥歡喜住者,菩薩為欲破諸邪見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風不動搖者,菩薩為得常樂滅盡三昧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眾生相噉生慈心者,菩薩為得四部眷屬,尊卑、貴賤得和合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諸天還宮喜笑住者,菩薩成佛時,諸善男子及善女人出家學道,得阿羅漢,所作已辦,斷絕三界生死之源,棄捨重擔,無為無欲,常樂靜處,熙(xī)怡(yí)喜笑,各相謂言:『我等今者已得度脫生、老、病、死,更不受胎,處於生死,清淨無染,猶如水渧(dī)在蓮荷上,無所染著。』毘舍佉!菩薩生時,阿鼻地獄猛火滅者,菩薩為欲滅除眾生三毒煩惱熾然火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飢得飽滿者,菩薩為得身念三昧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餓鬼渴乏無渴乏者,菩薩為得解脫水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大雲注雨者,菩薩為欲雨大法雨、普潤眾生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月光曜者,菩薩成佛時,為諸眾生歡喜瞻仰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眾星晝現者,菩薩成佛時,為令聲聞弟子現於世間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日光赫烈者,菩薩為得六通大聲聞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華樹生華者,菩薩為令聲聞弟子得解脫華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果樹生果者,菩薩為令聲聞弟子得四沙門果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大千世界出天香者,菩薩為得如來戒香,遍滿世間故。毘舍佉!菩薩生時,蹈地七步者,菩薩為得七菩提道故。毘舍佉!菩薩行時,白傘蔭覆者,菩薩為得涅槃蔭故。毘舍佉!菩薩行已,示東方者,為諸眾生作導首故。毘舍佉!示南方者,為諸眾生作良福田故。毘舍佉!示西方者,我生已盡是最後身故。毘舍佉!示北方者,於一切眾生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。毘舍佉!示下方者,為欲破魔兵眾,令其退散故。毘舍佉!示上方者,為諸天、人之所歸依故。毘舍佉!作師子吼者,於天、人中最尊最上,一切眾生無能及者故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偈言:

「世間之導首,  無上大聖尊,
生時現瑞相,  眾生良福田。
輪轉三界中,  此為最後生,
於世間智慧,  如來最第一。
破魔兵眾已,  應供大名聞,
世間未曾有,  天人所歸依。
世尊初生時,  三十二瑞應,
微妙奇特相,  悉皆一時現。
菩薩從胎生,  地六種震動,
自然大光明,  遍照於十方。
令眾生毛竪,  各各相謂言,
願速得成佛,  當雨大法雨。
洗除煩惱垢,  令我得解脫,
是故我今者,  歸命無上尊。」

爾時世尊說此偈已,告毘舍佉:「諸佛如來不可思議,佛所說法不可思議,諸善男子及善女人信佛所說亦不可思議,所得果報亦不可思議。譬如大雨,潤澤一切人、非人等,皆得充足,及諸草木亦得生長。如來法雨亦復如是,普潤一切無量眾生。應得度者,聞此法已皆得道果;若於人、天受果報者,隨其所願皆悉得之。是故汝今應當專心受持此法,於未來世令諸四輩皆得修行。」

說是法時,六萬天人得法眼淨,餘諸天、龍、阿修羅、乾闥婆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、人、非人等,皆悉奉行。毘舍佉母得法眼淨,所將眷屬千五百人,於佛、法、僧得堅固信,無有退轉,皆大歡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