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爪梵志請問經

26

大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

如是我聞:

一時,薄伽梵在王舍城鷲峯山中,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,并餘苾芻、苾芻尼、近事男、近事女、國王、大臣、沙門、婆羅門、外道之類,天、龍、藥叉、人非人等,瞻仰而住。

爾時,世尊為說自證微妙之法,所謂初中後善,文義巧妙,純一圓滿,清淨鮮白,梵行之相。

爾時,有一長爪梵志,來詣佛所,策杖而立,問言:「喬答摩!汝曾實作如是宣說,世由自業,業為能授,業為生處,業為親族,業為所依耶!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作是說,世由自業,業為能授,業為生處,業為親族,業為所依。」

婆羅門曰:「若如是者,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金剛不壞堅固之身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殺害有情命根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手指纖(xiān)長網(wǎnɡ)縵(màn)為相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偷盜他人財物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具足色力諸根圓滿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女人欲染之事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出廣長舌,自覆其面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妄語詭(ɡuǐ)誑(kuánɡ)於人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威儀庠(xiáng)序,如師子行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諸酒放逸之處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微妙相好,莊嚴其身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歌舞倡艶(yàn)之事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上妙香氣,芬馥其身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香花瓔珞莊飾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受用金剛勝妙之座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高床大床驕(jiāo)恣(zì)之物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四十牙齒鮮白齊(qí)平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遠離非時飲噉(dàn)諸食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「沙門喬答摩!先作何業,令汝獲得頂上肉髻(jì)圓滿姝(shū)好?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我於前生,於三寶、二師沙門、婆羅門、父母、尊長,應恭敬處,五輪著地,以無慢心虔誠致禮,由彼業力,今獲斯果。」

時婆羅門,見佛為說因果不虛,白言:「喬答摩!此名何福?云何受持?」

佛言:「此名八支淨戒,若能一日一夜,或復長時,從師受持,獲果如是。」

爾時長爪梵志,既於佛所聞說八支日夜淨戒,由先遠離鄙惡業故,便能獲得勝妙莊嚴,深心信受,歡喜踊躍,即於佛前捨高慢心,投杖于地,合掌恭敬,禮佛雙足,白言:「世尊!我今始知善惡之業感報不虛,我從今日乃至盡形,歸依佛陀兩足中尊;乃至盡形,歸依達磨離欲中尊;乃至盡形,歸依僧伽諸眾中尊。我受八支近住淨戒,始從今時,乃至明旦日出已來,於其中間:

「不害一切命,  不盜他財物,
不婬不妄語,  飲酒放逸處,
花莊及歌舞,  高大非時食,
我今悉遠離,  受持淨八支。」

第二、第三亦如是說。

佛告婆羅門:「善哉!善哉!如是應作,如是應持。」

爾時世尊,說是法已,時婆羅門,及苾芻眾,諸人天等,皆大歡喜,信受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