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

45

失譯人名今附秦錄

如是我聞:

一時佛住摩伽提國,寂滅道場,彌加女村,自在天祠精舍。

時有迦波利婆羅門子,名彌勒,軀體金色,三十二相,八十種好,放銀光明,黃金校飾,如白銀山,威光無量,來至佛所。

爾時世尊,與千二百五十比丘,經行林中;又有結髮梵志五百人等,遙見彌勒,威儀庠(xiáng)序、相好清淨,五體投地如銀山崩,成金花聚眾寶間廁(cè)。金花金臺(tái),七寶為果,於臺閣中,有妙音聲,而說偈言:

「我見牟尼尊,  面貌常清淨,
百福相奇特,  世間無倫匹;
煩惱垢永盡,  智慧悉成滿,
一向常歸命,  身心無疲倦。
故我以五體,  欲得勝安樂,
脫苦無所畏,  敬禮釋迦文。」

時諸梵志,見聞此事,白佛言:「世尊!如此童子,威儀庠序,光明無量,與佛無異;於何佛所,初發道心,受持誰經?唯願天尊!為我解說。」

佛告式乾梵志:「汝今諦聽!善思念之!吾當為汝,分別解說,令汝歡喜!

「乃往過去,無量無邊,阿僧祇劫時,有世界名勝(shènɡ)花敷(fū),佛號彌勒!恒以慈心,四無量法,教化一切。

「彼佛說經,名『慈三昧光大悲海雲』,若有聞者,即得超越,百億萬劫,生死之罪,必得成佛,無有疑慮(lǜ)。

「時彼國中,有大婆羅門,名一切智光明,聰慧多智,廣博眾經;世間技藝(yì),六十四能,無不綜(zōnɡ)練(liàn)。

「聞佛出世,說《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》,即以世間一切義論,難(nàn)詰(jié)彼佛,盡其辭辯,而不能屈。

「即便信伏為佛弟子,尋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而作是言:『我今於佛法中,誦持《大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》,以此功德,願於未來過算數劫,必得成佛而號彌勒。』

「於是捨家即入深山,長髮為相,修行梵行;八千歲中,少欲無事,乞食自活,誦持是經,一心除亂。

「彼時世間,有雨星現,國王婬荒,彗星橫流,連雨不止;洪水暴漲,仙人端坐,不得乞食,經歷(lì)七日。

「時彼林中,有五百白兔,有一兔王母子二獸;見於仙人,七日不食,而作是言:『今此仙人,為佛道故,不食多日,命不云遠;法幢將崩,法海將竭,我今當為無上大法,令得久住,不惜身命。』

「即告諸兔:『一切諸行,皆悉無常,眾生愛身,空生空死,未曾為法;我今欲為一切眾生,作大橋梁,令法久住,供養法師。』

「爾時,兔王即為群兔,而說偈言:

「『若有畜生類,  得聞諸佛名,
永離三惡道,  不生八難處。
若聞法奉行,  生處常值佛,
信法無疑惑,  歸依賢聖僧。
隨順諸戒行,  如是疾得佛,
必至大涅槃,  常受無上樂。』

「爾時,兔王說此偈已,告諸兔言:『我今以身欲供養法,汝等宜當各各隨喜。所以者何?我從多劫喪身無數,三毒所使為鳥獸形,唐生唐死未曾為法;吾今欲為無上法故,棄(qì)捨身命供養法師。』

「時,山樹神即積(jī)香薪以火然之,兔王母子,圍遶仙人足滿七匝,白言:『大師!我今為法供養尊者。』仙人告言:『汝是畜生,雖有慈心何緣能辦?』兔白仙人:『我自以身供養仁者,為法久住,令諸眾生得饒益故。』作此語已,即語其子:『汝可隨意求覓(mì)水草,繫(xì)心思惟正念三寶。』

「爾時,兔子聞母所說,跪白母言:『如尊所說,無上大法,欲供養者,我亦願樂。』作此語已,自投火中,母隨後入。

「當於菩薩捨身之時,天地大動,乃至色界及以諸天,皆雨天華持用供養。

「肉熟之後,時山樹神白仙人言:『兔王母子,為供養故,投身火中,今肉已熟,汝可食之。』

「時彼仙人,聞樹神語,悲不能言,以所誦經書(shū)置樹葉(yè),又說偈曰:

「『寧當然身破眼目,  不忍行殺食眾生。
諸佛所說慈悲經,  彼經中說行慈者,
寧破骨髓出頭腦,  不忍噉(dàn)肉食眾生。
如佛所說食肉者,  此人行慈不滿足,
常受短命多病身,  迷沒(mò)生死不成佛。』

「時彼仙人,說此偈已,因發誓言:『願我世世不起殺想,恒不噉(dàn)肉,入白光明慈三昧,乃至成佛制斷肉戒。』作此語已,自投火坑與兔併(bìng)命。

「是時,天地六種震動,天神力故,樹放光明,金色晃曜照千國土。

「時彼國中諸人民等,見金色光從山樹出,尋光來至,既見仙人及以二兔死在火中,見所說偈并得佛經,持還上王。

「王聞此法傳告共宣,令聞此者皆發無上正真道心。」

佛告式乾:「汝今當知,爾時白兔王者,今現我身釋迦文尼佛是;時兔兒者,今羅睺羅是;時誦經仙人者,今此眾中,婆羅門子,彌勒菩薩摩訶薩是。我涅槃後五十六億萬歲,當於穰(ráng)佉(qū)轉輪聖王國土,華林園中金剛座處,龍華菩提樹下,得成佛道,轉妙法輪。

「時五百群兔者,今摩訶迦葉等五百比丘是;時二百五十山樹神者,舍利弗、目犍連等二百五十比丘是;時千國王,跋(bá)陀婆羅等千菩薩是。彼王國土諸人民等得聞經者,從我出世乃至樓至,於其中間受法弟子得道者是。」

佛告式乾:「菩薩求法,勤苦歷(lì)劫,不惜身命;雖復從報,受畜生身,常能為法,不惜軀命,投於火坑,以身供養;便得超越,九百萬億劫,生死之罪;於是得在恒河沙等無量諸佛先,先彌勒前得成佛道。汝等云何不勤為法?」

佛說是語時,式乾等五百梵志求佛出家。佛言:「善來!」鬚髮自落,即成沙門。佛為說法,豁然意解成阿羅漢;八萬諸天亦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

時會大眾,聞佛所說,各各稱讚,菩薩所行。

舍利弗白佛言:「時彼仙人,投火坑已,為生何處?」佛告舍利弗:「時彼仙人,投火坑已,生於梵世,普為一切說大梵法,乃至成佛轉大梵輪,所說經典亦名『慈三昧光大悲海雲』。

「所制波羅提木叉,不行慈者名犯禁人;其食肉者犯於重禁,後身生處常飲熱銅,至彼仙人得作佛時,如《彌勒菩薩下生經》說。」

尊者阿難,聞佛所說,即從坐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向佛,叉手長跪,而白佛言:「世尊!彌勒成佛所說戒法,乃以慈心制不食肉,為犯重禁,甚奇甚特!」

時,會大眾,異口同音,皆共稱讚,彼國眾生不食肉戒:「願生彼國!」世尊悉記,當得往生。

尊者阿難,復白佛言:「當何名此經?云何受持之?」

佛告阿難:「此法之要,名『白兔王菩薩不惜身命為無上道』,亦名『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』,如是受持。」尊者阿難及諸比丘,聞佛所說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