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月明菩薩經一卷

25

南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

聞如是:

一時,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,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、菩薩萬人俱。

是時,羅閱祇有大姓豪富家,名申日。申日有子,字栴(zhān)羅(luó)法(漢言月明),有清潔(jié)之行,佛譬童男,故言月明。

童男到佛所,前為佛作禮,却坐一面。佛告月明童男:「菩薩摩訶薩,在家、若作比丘,持法施、飯食施,常以善意迎逆一切人心,奉持食四願,當發意求佛,疾逮得無上正真道。何等為四願?第一願者、願一切人疾逮善權方便;第二願者、願世世與善知識共會;第三願者、願以財寶與一切人共;第四願者、願行二事以法施及飯食,常樂得是行;是為四願。

「復次,月明童男!菩薩大士,在家若出家,常樂經法施,常以善權迎逆人,意無貪心,正立法中住,奉守禁戒當如法。

「復有一事,月明童男!若比丘疾病窮厄、勤苦當憂,令得安隱給與醫藥,何但醫藥,尚當不惜肌肉,當供養之趣令得愈。

「復有一事,月明童子!菩薩大士,布施終不中疑。何以故?過去阿僧祇劫復阿僧祇劫都不可計,無央數極廣遠。爾時,世有佛,名諦念願無上王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,示現受身於世間,隨所樂具習行為上尊。

「復有一事,月明童男!爾時,諦念願無上王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,其日現得等正覺相,便變化作無央數身形,隨所喜樂而開導之,使無數人得須陀洹道、無數人得斯陀含道、無數人得阿那含道、無數人得阿羅漢道、無數人得辟支佛道、無數人生四王天上、無數人生忉利天上、無數人生鹽(yán)天上、無數人生兜術天上、無數人生尼摩羅天上、無數人生魔天上、無數人生梵天上、無數人受別發無上正真道意,人人皆當過泥洹大道去。

「爾時,諦念願無上王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,於是教授,現身一日,所度盡已,便般泥洹;般泥洹後,其法留止二十億千歲。其數欲盡最後五十歲中,比丘多不復信深經,多喜淺事,經法於是稍稍未盡。

「爾時,閻浮利國有王,名智力,常修行佛三事。何等三事?一者、常護(hù)佛深法;二者、受行佛深法;三者、諦信佛深法。

「爾時,世有比丘字浮曇(tán)末(漢言至誠意),常行三事。何等為三事?一者、常持是三昧;二者、常護(hù)是三昧;三者、常誦是三昧;加有八事:常行慈心、常行哀心、常行悲心、常行護心、常行黠(xiá)慧心、常行答問心、常行喜踊心、常行第一心,以是便具降九十六種道,悉覽(lǎn)知一一深法不復疑。

「至誠意比丘與智力王有親理,為王所尊敬,國人愛重亦爾。王欲見是比丘,無有厭(yàn)極;時聽是比丘說經法,無有厭足;時欲禮是比丘,無有厭足。

「時,是比丘髀(bì)上生大惡瘡(chuānɡ),國中醫藥所不能愈,王愁大悲,即為淚出。時,二萬夫人俱亦皆同時悲念是比丘。於時王臥出,夢中有天人來語王言:『若欲愈是至誠意比丘病者,當得生人肉血飲食之,即愈矣。』王寤,驚悸不樂,念:『是比丘病重,乃須彼藥。法所難得。』勅問臣下:『何從得生人血肉?』

「時,王第一太子,字若羅衛(漢言智止)。智止白王:『王莫悲、莫愁、莫憂,人之血肉,最為賤微,世人所重,道無所違。』王答太子:『善哉,善哉!』太子默然,還入齋(zhāi)室,持刀割髀(bì),取肉及血,持送與比丘。比丘得服之,瘡即除愈,身得安隱(wěn)。

「王聞比丘已得除愈,大歡喜悅懌(yì)不能自勝,意存比丘,不復念太子痛,持是歡喜,各有至心;太子亦自平復,便舉國財寶賜與太子。太子以偈答王曰:

「『與血肉安隱施,  割血肉施與人,
即得愈無復恐,  是供養佛所譽。
德中德最安隱,  未來當作佛者,
斷貪婬去瞋恚,  一切人皆除愈。』」

佛告月明童男:「爾時,至誠意比丘者,提和竭羅佛是;爾時,智力王者,今彌勒菩薩是;時,智止太子,我身是。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饒益於世間不可計量,積累功德欲度一切故,菩薩大士行皆如是。若善男子、善女人欲求度世苦者,當發無上正真道意,誦習是三昧。」

佛說經已,莫不歡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