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師子素駄(tuó)娑王斷肉經

34

大唐沙門智嚴譯

我憶過去無量劫,  有王名曰素駄娑!
其王一時出遊山,  群臣部從獵(liè)蟲獸,
忽逢雷雹惡風起,  諸人分散悉驚惶,
王獨走入深山林,  臨(lín)河蘇息無人伴,
牝(pìn)母師子在山藪(sǒu),見王獨坐逼王身。
眾生惡業夙緣故,  轉種地獄苦無量。
王與師子夙因緣,  欲情俱起共交會,
多劫食肉殺生者,  夙習故入師子胎,
便生人身師子首,  斑足丈夫如獸王。
長成迅速甚猛利,  問母:「我是誰體胤(yìn)?」
其母師子答子云: 「汝父竭國素駄王。」
子聞是已速往尋,  摩竭提國父王所,
引現具啟往因緣,  王聞自悟收為子。
然為父王年老邁,  登樓冊(cè)子立為王,
號為師子素駄娑,  御殿朝政理臣民。
師子展轉惡習故,  多劫食肉害眾生,
雖居人王不食穀(gǔ),唯飡(cān)鳥獸水陸蟲。
供進雜肉時將至,  闥(tà)拔獸肉狗銜(xián)將,
闕(quē)肉厨人懼王斬,走出捕捉小嬰孩,
密截頭項并手足,  全煑(zhǔ)鑊(huò)中供進王。
王食其肉甚將美,  長嗜肉味狀燒薪,
王問食官是何肉?  食官惶怖具啟王,
王赦(shè)其罪勿憂愁,每日供進是肉來。
厨人既承大王教,  變服每日盜他兒,
積年竊盜他男女,  如行羅剎復如鷹,
國內人民並持服, 為失子息各慞惶(zhānɡhuánɡ),
兩兩執手互相問,  氣噎(yē)無處告皇天。
邑人守捕獲其賊,  厨賊訴云:「不自由。」
國人聞此啟諫王,  王聞忿怒大嗔責:
「比日令密進孩肉,  從今每自料一人。」
親戚、臣民次第食, 如羊欄內被牽將,
闔(hé)國絕望無控告,普集王衙欲除君。
王上高臺(tái)祈神鬼:「請翅飛騰免斯難,
若得翅飛取諸方,  百國王頭祭山神。」
師子猛獸惡習故,  立得翅飛接諸王,
囚縶(zhí)高峯峻巖(yán)上,已得九十九國王,
惟少一王擬(nǐ)當祭,師子而下更尋求。
於時王舍菩薩王,  號為聞月園苑浴,
師子見王坐玉矴(dìng),下捉右臂欲擒將。
爾時聞月王悲泣,  師子問王:「何故啼?」
「我聞大王勇猛智,  菩薩不顧身命財。」
「若也如是當應忍,  何得苦憂不自由?」
聞月答王師子云: 「一切憂苦不過慈,
修行菩薩大慈悲,  我今憂彼百國王,
一生豪貴主天下,  今日囚縶命欲終;
我又百國求佛法,  請得法師遠方來,
未及聽法親授教,  國人渴仰未曾聞,
汝捨施我一七日,  供養三寶聽法音,
集會群臣囑累法,  八日當自迎大王。」
以其菩薩無詐妄,  師子許王七日期,
八日聞月出城迎,  捨身施待師子王。
於時師子如雲現,  擒接聞月對眾將。
師子問王:「可無畏?敢出我前如獸王?」
聞月答王師子言: 「是身虛假施大王,
寧捨百千身命財,  不犯前言失汝期。」
和顏悅色方便語,  聽我少時說因緣:
「汝欲祭祀邪神鬼,  諸部善神與汝殃,
十方佛剎諸賢聖,  多劫汝不更聞名;
是身虛假合因緣,  命若電光無停住,
五根六識無人我,  眼耳鼻舌觸為因,
如幻變化見眾像,  眾生妄想執為真,
從頭至足驗此軀,  無有一事是常住,
如水中泡剎那滅, 老、病、死、苦亦無常,
汝今雖肉養其身,  究竟無依無善路,
殺生無量食噉肉,  展轉受苦惡道中。」
爾時聞月無量偈,  勸化師子素駄王,
師子聞已漸廻(huí)心,聽聞無我實相體。
師子問王:「如何計? 祭祀無罪得神歡。」
聞月答云:「辦素味, 無辜(gū)淨食祭祀天。」
師子依命祭山神,  捨身施與聞月王,
山中囚禁諸王者,  並皆付囑聞月將。
聞月各引還本國,  依舊(jiù)安置理人民,
并將師子素駄王,  摩竭提國坐本宮,
和合諸臣及萬姓,  合國斷肉不殺生。
爾時聞月發大願: 「願我成等正覺時,
解脫一切普含生,  此等諸王同成佛,
所授師子王妙法,  願其重罪得雲銷。」

又念:「過去阿僧祇劫,釋提桓因處忉利宮,以於過去食肉餘習,變身為鷹而逐於鴿。我時作王,名曰尸毘,愍念其鴿,枰(píng)身割肉代鴿償命。尸毘王者,我身是也,後當作王名曰聞月;其時帝釋化為鷹者,後當作王師子素駄。釋試我故尚生惡道,況餘眾生無慚專(zhuān)殺,食噉血肉無止足時。」

一切眾生從無始來,靡不曾作父母親屬,易生鳥獸,如何忍食?夫食肉者,歷(lì)劫之中生於鳥獸,食他血肉展轉償(chánɡ)命。若生人間專殺嗜(shì)肉,死墮阿鼻無時暫息。若人能斷一生食肉,乃至成佛無由再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