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乳光佛經

40

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

聞如是:

一時佛遊維耶離梵志摩調音樂樹下,與八百比丘眾、千菩薩俱,國王、大臣、人民及諸天、龍、鬼神共會說經。

時佛世尊適(shì)小中風,當須牛乳。爾時維耶離國有梵志,名摩耶利,為五萬弟子作師。復為國王、大臣、人民所敬遇。豪富貪嫉,不信佛法,不喜布施,但好異道,常持羅網覆蓋屋上及其中庭,欲令飛鳥不侵家中穀(ɡǔ)食之故。所居處去音樂園不近不遠。

於是佛告賢者阿難:「持如來名,往到梵志摩耶利家,從其求索牛乳湩(dònɡ)來。」

阿難受教,著衣,持鉢,到其門下。梵志摩耶利適與五百上足弟子欲行入宮與王相見,時即出舍,值遇阿難,因問言:「汝朝來何其早。欲何所求?」

阿難答曰:「佛世尊身,小不安隱(wěn),使我晨來,索牛乳湩(dònɡ)。」

梵志摩耶利默然不報,自思惟:「我若不持乳湩與阿難者,諸人便當謂我慳惜。這持乳與,諸餘梵志便復謂我事瞿曇道。進退惟宜。雖爾,續(xù)當指授,與弊(bì)惡牛,自令阿難𤚲(ɡòu)取其乳。又是瞿曇,喜與我等共諍功德,常欲得其勝(shènɡ),當使是弊惡牸(zì)牛,觝(dǐ)殺(shā)其弟子,即可折辱其道,便見捐棄。我可還為眾人所敬。阿難得乳、若不得乳,趣使諸人明我不惜。為牛所殺,不能得乳,我意已達,於我無過。」

梵志摩耶利時謀議是事已,即告阿難:「牛朝(zhāo)已放在彼壍(qiàn)裏。汝自往𤚲(ɡòu),取其乳湩(dònɡ)。」

摩耶利勅(chì)其兒使言:「汝將阿難示此牛處,慎莫為捉取牛乳湩,試知阿難能得乳不?」

時五百弟子聞師說是,悉大歡喜,即復共疑怪阿難向者所說事,則相謂言:「寂志瞿曇常自稱譽:『我於天上天下最尊,悉度十方老、病、死。』佛何因緣自身復病也?」

五百梵志共說此已,爾時維摩詰(jié)來,欲至佛所,道徑當過摩耶利梵志門前,因見阿難,即謂言:「何為晨朝持鉢住此?欲何求索?」

阿難答曰:「如來身小中風,當須牛乳,故使我來到是間。」

維摩詰則告阿難:「莫作是語!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身若如金剛,眾惡悉已斷,但有諸善功德共會,當有何病!默然行,勿得効(xiào)外道誹謗如來。復慎莫復語,無使諸天、龍、神得聞是聲,十方菩薩、阿羅漢皆得聞此言。轉輪聖王以輪在前,用無數德故,常得自在;何況從無央數劫布施於一切人,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無量福合會成如來身?阿難!莫復使外道、異學、梵志得聞是不順之言!何況世尊身自有病,不能療愈,何能救諸老、病、死者?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是法身,非是未脫之身。佛為天上天下最尊,無有病,佛病已盡(jìn)滅(miè)。如來身者有無數功德,眾患已除。其病有因緣,不徒爾也。阿難!勿為羞慚索乳。疾行,慎莫多言!」

阿難聞此,大自慚懼(jù),聞空中有聲言:「是阿難!如長者維摩詰所言,但為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出於世間,在於五濁弊惡之世故,以是緣示現,度脫一切十方貪婬、瞋恚、愚癡之行故。時往取乳,向者維摩詰雖有是語,莫得羞慚!」

阿難爾時大自驚(jīnɡ)怪,謂為妄聽,即還自惟言:「得無是如來威神感動所為也。」

於是五百梵志,聞空中聲所說如是,即無狐疑心,皆踊(yǒnɡ)躍(yuè)悉發無上正真道意。

爾時梵志摩耶利內外親屬及聚邑中合數千人,皆隨阿難往觀牛。阿難到,即住牛傍自念言:「今我所事師作寂志者法,不得手自𤚲(ɡòu)取牛乳也。」

語適竟,第二忉利天帝座即為動,便從天來,下化作年少梵志被服,因住牛傍。

阿難見之,心用歡喜,謂言:「年少梵志!請取牛乳。」

即答阿難:「我非梵志,是第二忉利天帝釋也。我聞如來欲得牛乳,故捨處所來到此間,欲立本德故。」

阿難言:「天帝位尊,何能近此腥穢(huì)之牛?」

帝釋答曰:「雖我之豪,何如如來尊,尚不厭(yàn)倦建立功德,何況小天?我處無常,皆當過去。今不立德,食福將盡(jìn),後(hòu)無所怙(hù)。」

阿難報釋:「設欲為我取牛乳者,惟願用時。」

釋應曰:「諾。」尋即持器前至牛所。時牛靜住,不敢復動。

其來觀者皆驚怪之:「年少梵志有何等急,來為瞿曇弟子而取牛乳?若儻(tǎnɡ)為是弊惡牛所觝(dǐ)踏死,奈何不自令寂志前取牛乳。」

帝釋爾時即為阿難𤚲(ɡòu)取牛乳,而說偈言:

「今佛小中風,  汝與我乳湩(dònɡ),
令佛服之差(chài),得福無有量。
佛尊天人師,  常慈心憂(yōu)念,
蜎(yuān)飛蠕動類,皆欲令度脫。」

爾時犢(dú)母即為天帝釋說偈言:

「此手捫(mén)摸我,何一快乃爾,
取我兩乳湩,  置於後餘者。
當持遺我子,  朝來未得飲,
雖知有福多,  作意當平等。」

於是犢(dú)子便為母說偈言:

「我從無數劫,  今得聞佛聲,
即言持我分,  盡(jìn)用奉上佛。
世尊一切師,  甚難(nán)得再見,
我食草飲水,  可自足今日。
我作人已來,  飲乳甚多久,
及在六畜中,  亦爾不可數。
世間愚癡者,  亦甚大眾多,
不知佛布施,  後困悔無益。
我乃前世時,  慳(qiān)貪坐抵突,
復隨惡知友,  不信佛經戒,
使我作牛馬,  至于十六劫,
今乃值有佛,  如病得醫藥。
持我所飲乳,  盡與滿鉢去,
令我後智慧,  得道願如佛。」

時天帝釋即為阿難取牛乳湩(dònɡ),得滿鉢去。阿難得乳,意甚歡喜。

於是梵志從聚邑中來出觀者,悉聞此牛子母所說,皆共驚怪,展轉相謂言:「此牛麁(cū)常時弊惡,人不得近。今日何故柔善乃爾?想是阿難所感發耳。瞿曇弟子尚能如此,何況佛功德威神變化?然而我等不信其教。」即時歡喜,信解佛法。梵志摩耶利門室大小、聚邑男女合萬餘人,皆悉踊躍,遠塵,離垢,逮得法眼。

阿難持乳還至佛所。是時世尊適為無數千人說法。阿難即前,更整衣服,長跪叉手,而白佛言:「向者奉使詣梵志摩耶利家索乳。牛之子母便作人語。我聞其言,大驚怪之。」

佛告阿難:「是牛子母悉說何等,而汝意疑?」

阿難白佛:「此摩耶利有一牛,大弊惡,喜觝(dǐ)踏人。家中人使初不敢近。主雖不得𤚲(ɡòu)取乳者,但令產乳。是牛自產犢(dú)大且好,勝於餘犢百千倍也。梵志密勅兒使,制不得令而我取乳。我自念言:『沙門法不應手自取。』言適竟,第二忉利天帝即來,下化作年少梵志被服,因住牛邊。我言:『倩卿𤚲(ɡòu)取牛乳。』帝釋言:『諾。』便前取乳,即告牛言:『今世尊小中風,當用乳。汝與如來乳者,得福無量。』於是牛語答帝釋言:『取我兩乳,置兩乳湩(dònɡ)以遺我子。』犢在母邊,聞世尊名,心大歡喜,便語母言:『持我乳分盡用上佛。如來世尊天人所師,甚難得值。我作人時飲乳大久,作畜生時亦復如是。世間愚癡者甚大,多不知布施,後世當得其福。我乃前世坐隨惡友,不信經道,憙(xǐ)行觝(dǐ)突。是故使我墮牛馬中十六劫,乃得聞佛聲。悉持餘乳用上如來。願後智慧得道如佛。』牛母、犢子說事如是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實(shí)如牛子母所說。」

佛言:「諦聽我之所言。此牛子母乃昔宿命時曾為長者,大富樂,饒財寶。復慳貪,不肯布施,不信佛經戒,不知生死本。常憙(xǐ)出錢財,外人來從舉息錢,日月適至,憙多債息,無有道理。既償錢畢,復謾抵人,言其未畢。但坐是故,墮畜生中十六劫。今聞我名歡喜者何?畜生之罪亦當畢,是故聞佛聲,便有慈心,以乳與佛。用此因緣,當得解脫。」

佛爾時笑,五色光從口出,天地為大震動,光照十方,還繞身三匝,分為兩分:一分入臍(qí)中,一分從頂入便不復現。

於是阿難即前,長跪叉手,白佛言:「佛不妄笑,會當有緣。」

佛告阿難:「汝所問者大善!何以故?此牛子母却後命盡,七反生兜術天及梵天上,七反生世間,當為豪富家作子,終不生三惡道。所在常當通識宿命,當供養諸佛,為懸繒、幡、蓋,散華,燒香,受持經法。牛母從是因緣,最後當值見彌勒佛作沙門,精進不久,當得羅漢道。犢(dú)子亦當如是,上下二十劫竟,當得作佛,號曰乳光,國土當名幢幡光明。乳光如來得作佛時,當度天上、天下萬民及蜎飛蠕動之類,其數當如恒沙數。爾時國中人民皆壽七千歲,被服、飲食譬如北方尊上天下。佛在世間教授四萬歲,般泥洹後經法住止萬歲乃盡。」

佛告阿難:「牛之子母以好心、善意布施與(yǔ)如來乳湩,俱得度脫。如畜生尚有善心,何況作人?六情完具,能別知好、醜(chǒu),而不信明生所從來、死所趣向,復不知佛經戒,不信布施後世當得其福。人但坐慳(qiān)貪故,還自欺身,心念惡、口言惡、身行惡。愚癡之人,皆由是不得解脫。」

說經已,會中五百長者子悉發無上正真道意。三千八百梵志本不信佛法,聞經踊(yǒnɡ)躍(yuè)歡喜,應時得須陀洹道。五百人本不信生死罪福,見佛變化,悉受五戒為清信士。

佛說經已,比丘、眾長者、梵志、人民,皆大歡喜,稽首佛足而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