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心明經一卷

36

西晉月氏國三藏竺法護譯

聞如是:

一時,佛遊王舍城靈鷲山,與五百比丘四部眾俱。佛以晨旦著衣持鉢,往至一縣(xiàn)而行分衛(wèi),諸天龍神追於上侍,到梵志館門外而住,佛放大光普炤(zhào)十方。

時梵志婦執爨(cuàn)炊飯,見光照身身得安隱(wěn),解懌[8](yì)無量,心自念言:「今此光耀,不似日月釋梵、四王諸天之明,躬荷熙(xī)怡(yí)不能自勝。」還顧(ɡù)見佛端正殊好,如星中月奇相巍巍,眾好具足諸根澹(dàn)泊(bó),無有衰入,逮[9](dài)最上寂,得第一定如日初出現于山崗(gǎng),如轉輪王臨(lín)幸大殿補臣翼從,又若帝釋顯(xiǎn)據(jù)忉利,猶梵天王於第七尊,如高山雪冏(jiǒng)灼(zhuó)普現,倍加踊躍,重自惟忖:「今得覩佛及佛弟子,誠副宿願,欲以食饌奉進正覺,隱(yǐn)察愚夫不信道德,志在邪疑六十二見,見妾所施必興結恨,宿命愆(qiān)咎(jiù)失雄猛男,嬰墜(zhuì)女像羈(jī)制於人,欲施聖尊不得由已(jǐ),宜順護意當如之何?」便即箄(bǐ)飯取汁一杓(sháo)以用上佛。佛之威神,鉢中自然有百味食,佛時達(dá)嚫(chèn),口歎(tàn)頌曰:

「假以馬百疋(pǐ), 金銀挍(jiào)鞍勒(lè),
用惠施於人,  不如杓(sháo)飯汁。
設以七寶車,  載滿諸珍琦(qí),
杓(sháo)飯汁施佛,其福過於彼。
若施白象百,  明珠瓔珞飾,
供佛一杓汁,  其福超彼上。
如聖轉輪王,  普賢玉女后,
端正無有比,  七寶瓔珞身。
如是之妙類,  其數各有百,
悉以配施人,  不如一杓汁。」

於時,梵志靜住而聽,聞佛所歎,心懷疑惑,前問佛言:「一杓(sháo)飯汁何所直也,而乃稱讚?若干寶施象馬車乘,不可呰(zǐ)毀,而云不如杓飯汁施,斯之飯汁不直一錢,然乃咨嗟(jiē)若干億倍,孰當信哉?」

於是,世尊尋即顯(xiǎn)露廣長之舌,以覆其面上至梵天,告梵志曰:「吾從無數億百千劫,常行至誠六度無極,施諸所安有而不惜乃獲(huò)斯舌,寧以妄語能致之乎?吾欲問,卿至誠答之。曾頗往返舍衛羅閱,中路有樹名尼拘類(lèi),蔭(yìn)庇(bì)人眾五百乘車乎?」

對曰:「唯然,有是樹,我所見也。」

世尊又問:「其子大如?」

答曰:「形如芥子。」

佛告梵志:「卿真兩舌,實如芥子,樹何巨乎?」

對曰:「審(shěn)爾,不敢欺也。」

佛又告曰:「種如芥子,生樹廣大,地之生殖適無所置所覆彌廣,乃況如來、無上至真等正覺,無量福會普勝者哉!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事,大慈弘哀無所不濟(jì),以饌(zhuàn)供獻(xiàn),功祚(zuò)難計。」梵志默然無以加報。

時佛乃笑,五色光從口出,照十方五趣之類,天欲止、人心喜、餓鬼飽、地獄痛息、畜生意開罪除,尋光來詣佛所。諸佛笑法皆有常瑞,授菩薩決,遍照十方光從頂入;授緣覺莂(bié),光入面門;授聲聞莂,光入肩斗;說生天事,光從䐡(qí)入;說降人中,光從膝入;說趣三苦,從足心入。

諸佛之欣,不以欲笑,不以瞋笑,不以癡笑,不放逸笑,不利欲笑,不榮貴笑,不富饒笑,今佛普等愍傷群萌,行大慈笑無斯七也。

賢者阿難分別七法,知法解義曉時了節暢眾會事,自省己身明眾人根,即從座起,更整衣服,長跪問佛:「佛何因笑?願說其意。」

佛告阿難:「見梵志婦發大意乎?」

對曰:「已見。」

佛言:「斯婦壽終,當轉女像得為男子,生于天上諸天中尊,下生世間為人中上,解深妙法如幻如化、如水中月影響(xiǎnɡ)野馬,却三十劫當得作佛,名曰心明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、明行成為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道法御、天人師,號佛、世尊。」

梵志心伏,五體投地剋(kè)心自責,懺(chàn)曰:「我如小兒愚癡闇(àn)冥(mínɡ),懷疑猶豫不識大聖,口出麁(cū)言唯原罪釁(xìn)。」

佛言:「善哉!善哉!若自見過歸(ɡuī)命於佛,於道法律悔殃塵(chén)者,其咎(jiù)損減、福增日滋。」

梵志進啟:「唯垂大哀!加恩矜攝令得出家。」佛即納受以為沙門,鬚髮則除法衣在身。於時,世尊講四聖諦苦習(xí)盡(jìn)道,梵志踊躍漏盡意解。

佛說如是,賢者阿難、諸四部眾、天人龍神,皆發道意,歡喜稽首。


[8]校勘记:“懌”,大正藏底本为“悍hàn”字。根据【宋】【元】【明】【宫】版本的“懌”及文义,现改为“懌”。[懌(yì):即“怿”:喜悦、欢喜。爨:炉灶。隱:用同“”(wěn)。安稳,稳定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