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七女經

34

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

聞如是:

一時佛遊於拘留國,在分儒(rú)達(dá)樹園,與千羅漢俱,菩薩有五百人,及諸天、龍、鬼神。

爾時拘留國中有婆羅門,名摩訶蜜,慳貪,不信佛法。大豪富,珍奇、珠寶、牛馬、田宅甚眾多;智慧無雙,為是國中作師,常有五百弟子,復為國王、大臣所敬遇。

是婆羅門有七女,大端正無比,黠(xiá)慧言語;從頭至足皆著金銀、白珠、瓔珞,隨時被服;常與五百女人俱,憙(xǐ)自貢高,恃(shì)怙(hù)端正,憍(jiāo)慢眾人;倚於富貴謂呼有常;每與國中人民共說義理,常得其勝。

爾時有迦羅越,名曰分儒達,聞此女大好,便至婆羅門所,謂言:「卿家中自呼是女端正,雖爾,當遍將至國中示人。若有人呵此女者,卿當雇我五百兩金;若不呵者,我當雇卿五百兩金。」

如是募(mù)九十日遍至國中,無有道此女醜(chǒu)者。爾時婆羅門即得五百兩金。分儒達告婆羅門:「今佛近在祇樹園。佛知當來、過去、今現在事。又復至誠,終不妄言。當將往示佛。」

婆羅門言:「大善!」即與眷屬五百婆羅門,國中復有五百女人俱,相隨至佛所。

佛時為無數千人說法。各各前為佛作禮,却坐一面。婆羅門前白佛言:「瞿曇常遊諸國,寧見有好人端正如是女者不?」

佛便逆呵之:「此女不好,皆醜(chǒu),無有一好處。」

婆羅門問佛:「是女一國中人無有道此女醜(chǒu)。今瞿曇何以獨道此女醜?」婆羅門問佛言:「世間人以何為好?」

佛言:「世間人眼不貪色,耳不聽受惡聲,是則為好;鼻不嗅香,口不甞(cháng)味,是則為好;身不貪細滑,意不念惡,是則為好;手不盜取人財物,口不說人惡,是則為好;不貢高、綺語,知生所從來,死有所趣,是則為好;信布施後當得其福,是則為好;信佛,信法,信比丘僧,是則為好。」

佛告婆羅門:「顏色好,不為好;身體好,不為好;衣服好,不為好;二言、綺語,不為好;心端意正此乃為好。」

分儒達即自還得五百兩金。

佛告婆羅門:「昔者有城,名波羅奈,從地底去,佛、諸當來佛皆於是上坐。爾時有國王,名機(jī)惟尼,作優婆塞,大明經,為佛作精舍。王有女,悉為優婆夷,明經智慧,端正無雙,身上皆著金銀、琥珀、珠寶,被服甚好。第一女字羞耽(dān),第二女字須耽摩,第三女字比丘尼,第四女字比丘羅(luó)輜(zī),第五女字沙門尼,第六女字沙門密,第七女字僧大薩耽(dān),常以佛正法齋(zhāi)戒、布施訖竟,七女便相將至父王正殿,白言:『我曹姊(zǐ)弟欲相隨到塚(zhǒnɡ)間遊觀。』

「王言:『塜間大可畏,但有死人骨髮,形骸狼藉(jí),支散在地;諸悲哀者、啼哭者滿其間;有虎、狼、野獸、鵄(chī)梟(xiāo),主噉(dàn)死人肉血。汝曹姊弟何為塚間?我宮中有園觀、浴池,中有飛鳥、鴛鴦相隨而鳴;中有眾華,五色光目;芝草奇樹,眾果清涼,恣意所食,極可遊觀。汝曹姊弟何為塚間?』

「七女即報言:『大王!眾果、美食何益萬分?我見世間人老時命日趣死,人生無有不死者。我曹非小兒,嘗(cháng)為餘食所惑!王哀念我姊弟者,當聽(tīnɡ)我曹姊弟到城外觀死人。』如是至三。

「王言:『大善!聽汝姊弟所為。』

「爾時七女即與五百婇女嚴駕出宮門。七女即解頸下瓔珞散地。國中時有千餘人見之,隨後拾取珠寶。歡喜遂到城外塚間,大臭,處不淨,但聞啼哭聲。諸婇女及人民身體肅然,衣毛為竪。七女直前視諸死人,中有斷頭者,中有斷手足者,中有斷鼻耳者,中有已死者,或有未死者,中有梓(zǐ)棺者,有席中裹者,有繩縛者。家室啼哭,皆欲令解脫。七女左右顧(gù)視死人眾多。復有持死人從四面來者,飛鳥、走獸共爭來食之。死人膖(pānɡ)脹(zhànɡ),膿血流出,數萬億蟲從腹中出,臭處難可當。七女亦不覆鼻,直前繞之一匝,即自相與言:『我曹姊弟身體不久皆當復爾。』

「第一女言:『寧可各作一偈,救死人魂魄耶?』六女皆言:『大善!』

「第一女言:『此人生時好香塗身,著新好衣;行步眾中,細目綺視;於人中作姿,則欲令人觀之。今死在地,日炙(zhì)、風飄。主作姿則者,今為所在?』

「第二女言:『雀在瓶中,覆蓋(ɡài)其口,不能出飛。今瓶已破,雀飛而去。』

「第三女言:『乘車而行,中道捨車去,車不能自前。主使車行者,今為所在?』

「第四女言:『譬如人乘船而行,眾人共載而渡水,得岸便繫(xì)船。棄(qì)身體去,如棄船去。』

「第五女言:『有城完堅,中多人民,皆生長城中。今城更空,不見人民,為在何所?』

「第六女言:『人死臥地,衣被常好,從頭至足無有缺減。今不能行,亦不能動搖。其人當今為在何所?』

「第七女言:『一身獨居,人出去其舍(shè),舍中空無有守者,今舍日壞(huài)敗。』

「爾時第二忉利天王釋提桓因坐即為動搖,聞七女說經,如伸臂頃,即從天上來下,讚七女言:『所說大善!欲願得何等?所願者,我能為汝得之。』

「七女俱言:『卿是釋天乎?梵天耶?不見卿來時,自然在我前,使我知之。』

「即報言:『諸女!我是釋提桓因。聞說善言、好語,故來聽之。』

「七女言:『卿屬者欲與我曹願。卿是第二忉利天上最尊,當為我等得之。我姊弟請說所願。』

「第一女言:『我願欲得無根、無枝、無葉(yè)之樹,於其中生。是我所願也。』

「第二女言:『我欲得地上無形之處、無陰(yīn)陽(yánɡ)之端,願欲於其中生。』

「第三女言:『人於深山中大呼,音響(xiǎnɡ)四聞耳,不知所在。我願於其中生。』

「釋提桓因報言:『且止!我不能得是願。諸女欲得作釋梵、四天王、日月中尊,是則可得。今女所願,實我所不知。』

「七女答言:『卿是天上獨尊,有威神,何以不能得此願?卿譬如老牛,不能挽車,亦復不能耕犁,無益於主。』

「釋提桓因報言:『我聞說經,故來聽之。非我所知,即便辭(cí)謝。』七女默然無報。

「爾時空中有天言:『今迦葉(shè)佛近在惟于陵聚中,何不往問迦葉佛?』七女聞之大歡喜,即與五百婇女、隨來觀者,塚間喪亡、悲哀、啼哭者復有五百人,俱發意往。

「時迦葉佛為無數千人說法,悉各前為迦葉佛作禮,却坐一面。

「釋提桓因白佛言:『我向者聞國王七女說經,故來聽之。七女便從我索是願言:「我欲得無根、無枝、無葉之樹、無形之處、無陰陽之端,深山大呼,音響四聞,不知所在。」我時不能報答,願佛為七女解說其意。』

「迦葉佛言:『善哉發問,多所過度。是事羅漢、辟支佛尚不能知此事,何況於汝?』

「是時迦葉佛便笑,五色光從口出,照滿佛剎,還繞身,從頂上入。侍者前長跪,問迦葉佛言:『佛不妄笑,願聞其意。』

「迦葉佛告薩波羅:『汝見是女不?』

「『唯然已見。』

「『此國王七女共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來,供養五百佛已,當復萬佛,却後十劫悉當作佛,皆同一字,號名復多羅賁(bì),剎土名首陀波。其佛壽三萬歲。是時人民被服、飲食,譬如第二忉利天上所有。佛般泥洹後,經道留止八千歲乃盡。是佛時說法,當度七十五億萬人令得菩薩及羅漢道。』

「迦葉佛授七女別時,即踊躍歡喜,便住虛空中,離地二十丈,從上來下悉化成男子,即得阿惟越致。五百婇女及千五百天與人,見七女化成男,踊躍歡喜,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一千人遠離塵垢,皆得法眼。」

佛告婆羅門:「此國王七女富樂、端正、豪貴,尚不恃(shì)身作綺好。所以者何?用念非常,是身不可久得故。一切世間人但坐愚癡故,墮十二因緣,便有生死。人生若皆由恩愛,從生致老,從老致病,從病致死,從死致啼哭,得苦痛。人生若皆從恩愛,當自觀身,亦當觀他人身。坐起當念身中惡露、涕唾、寒熱、臭處、不淨。如是何等類,身一壞時,還化作蟲,自食其肉,骨節支解,消為灰土。還自念:『我身死亦當如是。』不當恃身作綺好,當念非常。若人施行善,不自貢高、綺語者,死後皆生天上;若施行惡者,當入泥犁中。女人所以墮泥犁中多者何?但坐嫉妬(dù),姿態(tài)多故。」

佛說是時,婆羅門女即踊躍歡喜,解身上珠寶用散佛上。佛威神令所散住虛空中化作寶蓋,中有聲言:「善哉!如佛所言無有異。」

佛爾時便感動,放威神,於座上以足指按地,三千大千剎土皆為大動;光明照十方,百歲枯樹皆生華菓,諸空溝(ɡōu)㵎(jiàn)皆自然有水,箜篌樂器不鼓自鳴,婦女珠環皆自作聲,盲者得視,聾者得聽,瘂者得語,傴(yǔ)者得伸,拘躃(bì)者得愈,手足病者得愈,狂者得正,被(bèi)毒者毒不為行,拘閉者悉得解脫,百鳥狸獸皆相和悲鳴。爾時拘留國中人民無男、無女皆大歡喜,和心相向若得禪。

佛作是變(biàn)化時,拘留國王捐珠,踊躍歡喜,及百大臣、婆羅門女,與其眷屬,及五百婆羅門,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復有五百比丘得羅漢道。國中五百人悉須陀洹道。

佛說是經已,菩薩、比丘僧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國王、大臣、長者、人民、諸天、鬼神、龍,皆大歡喜,前持頭面著地,為佛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