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葉赴佛般涅槃經

31

東晉西域沙門竺曇無蘭譯

昔佛在世時,摩訶迦葉(shè)於諸比丘中,最長年高,才明智慧,其身亦有金色相好;佛每說法,常與其對坐,人民見之或呼為佛師。

於是迦葉乃辭(cí)佛到伊篩(shāi)梨山中,一山名普能,周旋數千里,去舍衛國二萬六千里,多出七寶,甘果不訾(zī),名香好藥栴檀三種:其一種芳香,一種治人百病,一種可用染五色。眾香雜藥不可稱數。亦有走翔鳥獸,師子、虎、狼、白象、騏驎、朱雀、鳳凰。或有清淨異學道士。時有方石平正,其色如琉璃,縱廣百二十里,奇樹蔭涼華葉五色,冬夏茂盛列生石上。迦葉前後教授二千弟子,皆清淨高行得羅漢者,常坐此石上,誦經行道。又有清淨甘香泉水,周旋四十里,其水中則有優曇華,紺(gàn)色華、紅色華、紫色華。

迦葉弟子七人,同夕得夢:其一比丘,夢見其所坐方石中央分破,樹皆根拔;復一比丘夢見四十里泉水皆乾竭,華悉零落;一比丘夢見拘羅邊坐皆傾毀;一比丘夢見閻浮利地皆傾陷;一比丘夢見須彌山崩;一比丘夢見金輪王薨(hōnɡ);一比丘夢見日月墮地,天下失明。晨起各以所夢啟迦葉。迦葉告言:「我曹前見光明,地時大動,卿等復得是夢,佛將般泥洹。」即勅(chì)諸弟子往赴俱夷那竭國。

道見一婆羅門,持文陀羅華。迦葉即問言:「卿從何來?欲何所至?那得是天華?」

答言:「我從俱夷那竭國來,時佛般泥洹已經七日。諸天往赴,悉持天華天香供養佛身,此華即是。」

迦葉聞是語,便自投於地啼泣而言:「佛今般泥洹。三界失明,將復何依恃(shì)?」便帥將諸弟子進道,未到數百里,便見四天王及梵釋諸天,皆持七寶蓋、名香好華,悉往供養佛,諸天作十二部音樂,亦有阿須輪王、諸大鬼神側塞(sè)空中,又見俱夷那竭國王,及諸隣(lín)國王,各從其群僚數百萬人。見迦葉將諸弟子到,是時國貴末羅弗王,則勅國人民皆令避道,使迦葉及諸弟子得進。

阿那律出迎相見言:「佛般泥洹已七日,耶維火不然,但待賢者到耳!」

阿難見迦葉,便自投地啼哭不自勝。有一老比丘名波或,即止阿難言:「止止!佛在時常禁制我等不得自由。佛今般泥洹,吾等得自在。莫復啼哭。」

時有天聞波或語,即舉手搏(bó)之,迦葉便前接持,天止之,謂波或言:「佛今般泥洹,一切失所恃,汝獨愚癡而反喜快。」波或聞是語意解,即得阿羅漢道。

迦葉便與諸弟子頭面著地,作禮繞棺三匝悲哀而言:「我等今日不知佛頭足所在。」佛威神則為出足,諸天人民莫不感傷。

於是摩訶迦葉乃說偈讚佛言:

「佛為三界乘,  度於生死淵,
澹(dàn)泊(bó)昇泥洹,微妙越世間。
佛為無量明,  照於愚癡冥,
願為一切人,  顯耀現威靈。
佛為大慈哀,  所度無央數,
尊體處金棺,  清淨寂然安。
願用優(yōu)和德,見身色相光,
普令天及人,  興起無量福。
佛為開現法,  眾生受潤澤,
得止生死輪,  或者入正諦,
已蒙如來恩,  頭面禮佛足。
今但覩(dǔ)金棺,心為悲感傷,
佛雖就無為,  聖達(dá)靡不實。
見後有疑諦,  出足於金棺,
起分是生死,  佛以不復愁,
法身慧常存,  莫呼永泥洹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