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我们要敬重古德——德行篇

4

扁担和尚一生只拾橡栗为食。

慧林禅师一双鞋子穿了二十年,遇到平软的地就赤脚行走。

通慧禅师终年一衣一服,衣服补了再补,不管冬天和夏天都是穿同样的一套衣服。

旻法师终生印经造像、放生布施,而从不做大斋会,因为不忍心洗菜、起火、煮水时浪费物质,又伤害小虫的生命。

慧开法师不管接受大小的施舍,马上分散救济贫苦的人。

行因法师在庐山的佛手岩修行时,天天跟鸟兽为伴,那些动物都很温驯地亲近他,没有一点惧怕。后来他很潇洒地站着死去。

大梅和尚参访马祖禅师,明心见性以后,隐居在深山中涵养,有人要请他出来当官,大梅和尚很幽默地回答说:“一池荷叶衣无尽,数树松花食有余,刚被世人知住处,又移茅舍入深居。”

富上法师住在盆州的净德寺,白天放着一顶大斗笠在身旁,坐在道路旁边读经,从来不攀缘。因为马路很安静,来往的人很少,所以他没什么收获。有人问他说:师父!您为什么不到城里人多的地方去化缘呢?”他回答说:“我只要一两文钱就能够维持生命了,何必再去攀缘呢?”

陵州的刺史赵仲舒是一位很苛酷的官吏,听到这消息以后,不相信天下有这么轻名利的人,所以特地去试探他。赵刺史骑马经过,故意掉下了一大串钱。富上法师还是很自在地读他的佛经,没有抬头去看一眼。赵刺史走了很远以后,才派人回来取钱。富上法师也没有理睬他。赵刺史于是回来问道:“师父!你每天化缘得到的只不过一二文钱罢了,现在有一大串钱掉在你面前,为什么不去拿呢?”富上法师说:“这又不是我的钱,我怎么可以随便占为己有呢?”赵刺史到此才心服口服,亲自下马向富上法师礼拜。

神光禅师为拜见达摩祖师,在门外站立到雪掩过双膝,为了表示自己的精诚恳切,又断臂以求佛法。

晋朝法旷法师,早年痛失双亲,事奉继母非常孝顺。出家以后,拜昙印和尚为师。有一天,昙印和尚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,法旷法师七天七夜很虔诚的拜佛忏悔,祈求师父平安。拜到第七天,忽然看见有五色光芒照进昙印和尚的卧室,昙印和尚感觉好象有人用手摇他,病痛也就逐渐痊愈了。

晋朝的道安法师十二岁就出家了,他很聪明,可是相貌却很丑陋。因此得不到他师父的重视。他师父派他去做苦工和打杂的事,他一点怨气也没有,而且很勤劳。过了三年以后,他才向师父请读经典。师父给他一部五千字的《辩意经》,他白天去工作,利用闲暇读经,傍晚回来又再向师父借经典,师父问他说:“你上午请去的经典还没有读完,怎么又来再请呢?”道安法师回答:“那一部经我已经会背了。”师父感到惊讶,但是不大相信,又给他一部一万字的《金光明经》,没想到白天去工作,傍晚回来,他又捧着《金光明经》奉还师父了。师父叫他背诵,他果然背得一字不漏。这时候他的师父才大感惊叹。

唐朝的师备法师,本来姓谢,他的父亲因捕渔而被水淹死。他想用佛法来报答父亲,于是就出家了。他非常精进用功,每天修苦行,而且跟雪峰禅师很要好。有一天,因为要去参访名师,他带着水囊,脚被东西割破,流出鲜血而开悟。后来得道以后,梦到父亲来致谢说:“因为你出家修道,明心见性,我托你的福而升天,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。”

隋朝的智舜法师,住亭山。有一个猎人追一只雉鸡,追到智舜法师的的屋子里。智舜法师苦劝猎人不要再伤害雉鸡,猎人不听,智舜法师就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交给他。猎人这时候才惊悟,把弓箭折断丢掉,并且把用来打猎的老鹰也放掉。从此改行,不再杀生。

唐朝的智岩法师时常替许多长恶疮的人吮吸脓血,并且还讲经说法给他们听,替他们洗净污秽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后来寿终在病房中,脸色很好看,而且全身有很奇特的香气,大概香了十几天。

唐朝的智宽禅师,心地仁慈,很喜欢照顾病人。不管修行人或者世俗人,也不计较路途的远近,只要没人照料,他一定雇车子把病人请来到他住的地方,亲自料理。有的病人腹部生痈,脓流不出来,他就用嘴去把脓吮吸出来,而使病人痊愈。有一天,他用驴子载经书,在路上遇到一位脚部受伤的宝暹法师躺在路旁,他把驴子让给宝暹法师骑,自己挑着经典步行。

遇到饥荒时,他就煮稀饭送给贫病的人吃,解下自己的衣服送给受冻的人穿,并且劝导他们念佛修福。

为什么我们要敬重古德——德行篇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 明静讲堂 ):为什么我们要敬重古德——德行篇